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虽然齐八郎会说陶家这样选择是看人下菜碟,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部分人都会做出来这样的选择,他们怎么会选择没有本事,还之前有不少劣迹的人?想也不可能。

    五郎在见过齐八郎后就大概知道十二娘的底,就是想要和陶家打好关系的一家人,对凌霄的存在不怎么想要的认同,恨不得凌霄根本没有存在,这种情况下五郎就没有想要和他再谈下去的想法。

    他自认为自己说的很清楚,有凌霄这个珠玉在前,谁会在意十二娘的虚情假意?十二娘的一切在五郎看来都是那么假,能够帮她一把就够了,但想要取代阿姐的地位那是做梦,他们和她之间的渊源太深了。

    说完五郎站起来,三郎也跟着站起来,五郎缓缓地说:“有些时候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更改最后的结果,而十二娘和陶家有着不少恩怨,怨远远大于恩,而不管阿姐是否是陶家女,她就是我和兄长的姐姐,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说完这些话后收起来那一把小匕首,微微一振衣袖,就和三郎两个人离开,三郎在整个过程中就没有说什么,但也没有说什么反对意见,对于齐八郎也没有流露出来更多的想法。

    被人强制按着坐在那里的齐八郎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什么时,就感觉自己的后心出一凉,显然他身后的人出手了,他不得不有些悻悻地看着五郎离开。

    呸!他自然知道陶家为什么看不上他们,偏偏他自己也知道陶家和齐家的地位完全不对等,根本不能叫嚷什么,齐家还有好几个人活着,他不敢彻底得罪陶家。

    那么之前的......想到这里的他感觉到自己身后的人离开,他终于恢复了*由,陶家果然不好惹,不行!之前的想法有些不对,他想要找人取消之前的行动。

    可突然间他就感觉自己的肚子很痛,可恶!这种痛已经陪伴了他好几年,整个人一下子匍匐在地上,他用手紧紧压住疼痛的地方,这样子可以缓解一下痛感。

    就见他整个人都在冒汗,真的很痛,会痛到自己在打滚,这一刻恨不得立即就死,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死,祖母和妹妹还需要他。

    要知道他之前派人想要做掉那位出家的坤道,而陶家人会很快就怀疑到他的身上,陶家会想要发泄时就可以找他这个马上就要死的人就好,只希望祖母和妹妹都好。

    之所以他会这么做,是他觉得要是没有那位陶家大娘子就好,没有她,就没有十二娘错乱的生涯,亲娘的一切都是因为多了一个她,把她杀掉就可以让一切恢复原状。

    可在和五郎兄弟两个人谈过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陶家人是真的把那个女道士当成自家人,他们做的越多,陶家越有可能不喜欢,想清楚后的他恨不得打之前的自己两记耳光,为什么会以为陶家人会认自家母亲?

    可不等他把人叫着去阻止这一次的行动,他就发病了,根本就无力去找人,他的手下人一个个也被绑着,根本就没有人去挽救一下。

    此刻的凌霄自然并不知道三郎五郎的事情,她今天正好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要买的,更主要是让原主这个京城看看和她记忆中的一切是不是一样的?

    两个人在京城的大街上闲逛着,原主从心里很高兴,这一世的她活得更加潇洒,而且感觉出来这一世的两个弟弟更有出息,她并没有想要比较什么,他们能够活得更好,真的很好!

    她见过弟弟们的孩子,一个个活得更加真实,所以打算准备些礼物送给他们,虽然凌霄一直给他们送过不少东西,但她可是第一次送。

    就带着十分欢喜挑选着东西,可她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样子,凌霄就灵机一动,直接画了一套十二生肖的卡通版的样子,让金铺的人雕成玉像后送到家里,到时候让原主发给他们,原主一看十分喜欢,凌霄也就没有再管,此刻的她并没有闲着,还在看看四周。

    因为她发现有人一直跟着她这个身体,原主是没有发现,但凌霄很清楚,想到了原主的遭遇,不得不让凌霄琢磨着有人想要搞事。

    那些人大概不相信一个女人会很厉害,以为她和其他人一样,什么都需要别人保护,这怎么可能?凌霄自己想要查清楚怎么一回事,才会没有带着什么保护的人就出来游玩。

    她对那些想要搞事的人就没有想要客气,这一次一定要让某些人知道自己的厉害,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看见某个小偷做案,凌霄就跟着在转到偏僻的地方。

    到了地头,还不等那作假的人反应过来,她毫不客气的出手治住那些人,她现在的功夫对上那些混混就是小菜一碟,十分轻松。

    看着凌霄拿着拂尘站在那里,一派的世外高人的样子,那些京兆府的衙役暗中咋舌,把躺在地上痛到哼哼唧唧的混混绑起来。

    带头的衙役带着几分好笑看着他们,一个个竟然想要打劫这位高人,蠢货!燕地的老人一个个都知道这位道长的厉害,想要打劫她?好大的狗胆,绑起来时毫不客气,还从一个人身上搜出来一个利刃,好死不死扎进自己的要害里,直接奄奄一息。

    凌霄一看脸色很不好看,合着还想着一刀捅死自己是吧?只怕原主就是死在这个形式下,她想了一下,说出来这不是她的刀,应该是自己在打斗时正好插进要害中。

    其他人也招供这的确是他自己的刀子,并没有凌霄的事情,衙役们就把活着的匪徒抓走,凌霄跟着去了京兆府,她想要知道是谁算计了自己,也就是知道是谁杀了原主,她碍了谁的路。

    京兆府的人自然同意,一通板子下去就什么都招了,合着有人觉得凌霄占了别人的位置,想要让这个出家人让出自己的位置,出家人不都是慈悲为怀吗?

    听到慈悲为怀用在这里,凌霄很想竖个中指,谁吃饱撑着自杀给别人让位?很快就追查到了齐八郎,等人们到了地方一看齐八郎痛到奄奄一息,把他弄回来后凌霄很快就认出来是谁,十二娘的儿子。

    而齐八郎从痛苦中清醒过来时,正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他还是一个孩子,放过他吧?算我求求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一力承担。”

    那带着哀求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齐八郎自然听出来是亲娘的声音,他努力睁开了眼睛想要看着她,却发现自己的眼皮特别沉重。

    努力了很久后才勉勉强强睁开看了一眼,就见亲娘的头发发白,倒是她对面的那人还是头发乌黑,带着莲花冠,怀里抱着拂尘,应该就是那位抢占祖母身份的人。

    齐八郎想要出声,却发现实在力不从心,连睁眼的力气也很快就消失,只能闭着眼睛听着。甚至连手指头动一下都是很艰难,他知道自己没有多长时间的活头。

    就听那一个十分平静的声音说:“什么叫还是一个孩子?他的年纪还叫是一个孩子,已经完全成年,甚至为了自己的家人得好处,想要这么干。”

    这一次的凌霄真的火了,原主的死终于可以知道谁是始作俑者,就是这个家伙干的,原主做错什么?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别人想要上位,就要给别人腾地方?

    而且要是这么成了的话,大家都可以来这么一招:有好处上前,没有好处抛在一边,这绝对不行。一想到原主的遭遇,她就希望齐八郎去死。

    十二娘此刻十分着急,她没有想到孙子会这么做,“道长,当年我对陶家也算是有些功劳,不然怎么会认识皇后娘娘,就请饶过这个孩子,他......”

    说到这里她的泪水涟涟,她走到凌霄面前想要跪下,现在的她没有贵女的傲气,只有让孙子活下去的想法,而这一切都要靠凌霄大发慈悲。

    凌霄只是呵呵一笑,然后说:“别跪!我受不起,不然就是没有良心,我只想问一下,你想过我要是一个普通人,会不会就死在你儿子的设局里?”

    十二娘听到这里脸色变了好几遍,跟着她挣扎着说:“这不是没有事情吗?道长好好地站着,什么伤都没有,所以一定要饶过八郎。”

    凌霄看着她说:“我没有受伤是我有本事保住自己,但万一我没有本事被他们杀了,那么我就是活该吗?你觉得陶家欠了你的吗?”

    她看着十二娘,早年她就知道十二娘和她不是一个路上的人,一直保持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可没有想到这位的三观歪到这个程度,合着只要受害者没事,施加伤害的人就不需要接受惩罚?

    “而且,为了杀我,还把一个无辜的路人杀死,这不应该算作他做的孽吗?合着乞丐的命,就不是命?只要是人,命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这一次想要对付凌霄,就在一个小巷子里,正好有个乞丐在里面休息,他们过去就把乞丐杀了,打算等以后就当作有乞丐的同伙干出杀人的事件,想要转移视线。

    连京兆府的人听了之后都是连连摇头,不得不说这么干太过阴损,十二娘此刻也知道她和凌霄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温馨,就叫嚷着,“不,八郎也是逼不得已,我不再想着和陶家人相认,好吧?”

    她说到这里眼里含着泪水,苦苦哀求着凌霄,凌霄看来她一眼后说:“陶家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说你才是陶家的小娘子,而我是侯府的小娘子,好吧!就算是你说的对,那么到底是谁调换了咱们两个人的身份?”

    “我......我怎么知道。”十二娘说话时有些磕磕绊绊,眼珠子游离不定,一看就知道说的不是真话,其他人都带着几分惊讶看着她。

    “其实十二娘你说你才知道掉换身份,但我觉得你根本是早就知道,我说的对吧?”说到这里凌霄使用了神识攻击,让十二娘一下子头疼起来,她抱着头哎呦呦叫喊着。

    凌霄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前说:“你早就知道咱们两个人的身份互换,才会在我从灾区里逃出来后,就到庄子那里看我,想要看看我怎么样。”

    十二娘的眼睛有些不敢和凌霄对视,这的确是真的,她身体往后缩,最终有些崩溃地叫喊着,“就算是我把咱们的身份换了,你过的日子也比我好,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咱们都是一样的人。”

    这一刻的她发现,即使重活一次,她还是比不上她,她永远是一颗最闪亮的那颗星,这个发现让她的脸色有些灰败,能够感觉到对方冷冰冰的目光。

    “的确,大家都是一样的人,甚至说起来咱们两个人都是会投胎的,比那些生在小户人家的孩子要好的多,你觉得自己很苦,那么很多人一生都没有机会去念书,一年很难吃一次肉,和他们比,你不管是在侯府也好,陶家也罢,那一个不比那些人家强很多,你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凌霄冷冷地说。

    十二娘愣在那里,凌霄自然知道奄奄一息的齐八郎醒过来,他应该听到十二娘说过的话,齐八郎自然听到这些话,一直以来觉得是凌霄搞诡,现在才知道是祖母的原因,让他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原主在事情发生后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死,但她并没有想要教训一番齐八郎的念头,他已经病成那个样子,基本上活不了几天,“算了!放过他吧!”原主说。

    凌霄就只让人追究了其他人的罪责,至于齐八郎则被送到十二娘身边等死,经过这一次后十二娘再也没有什么脸去找陶家,齐家的其他人也没有再来找陶家,十二娘最后郁郁而终。

    而原主则在凌霄的带领下外出游玩,活得十分自在,在接受凌霄的一番培训后,她还是能够把自己变成一个比较接近凌霄的样子。

    过了好几年后凌霄离开,告诉原主应该让她学过的都学习过,另外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身体的心肠变软时很有可能的,她可以回家了,原主笑了,她说,她想要多看看这个世界,好好活着,不负此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