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早年要是有人说她拿到这些铜钱后就十分高兴的话,她绝对会把那人打出去,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要知道那些铜子落在地上她根本就不会捡起来,只会一脚踏下去。

在心高气傲的她看来,钱财虽然重要,但还到不了她为之弯腰的地步,她变成侯府贵女可是要过上好日子的,绝对不能为了钱弯腰,啊!想想就感觉自己啪啪被打脸,没有钱寸步难行。

经过苦日子的她知道一文钱有多么难挣,有个大男人一天也挣不了几文钱,还要吃饭,所以十二娘现在看这一笔月钱还不错,摩挲着钱串子,感觉有了钱心里不慌。

这可是白给的,还有不少钱,她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给家人补补,当然她自然知道家里败落下来,不要指望吃什么鱼翅燕窝,好在是有了房子就不要在付租金,陶家算是对她还挺好的。

至于陶家认不认她,十二娘也没有什么把握,她当初是背水一战,想要让陶家帮着她立足京城,但这段时间里心里的那一股勇气渐渐消失,不得不有些鸵鸟般活着。

她不敢去问陶家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其实她如何不知道陶家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她也是没有办法,新朝建立后他们成贫民,不得不找个靠山。

至于那个她一向是日子过得比她要好,就算她不再是陶家女,也会过得很好,但她不行,要不是这次厚着脸皮找上陶家,她的孙女就会成小妾。

这怎么行?她就说自己是陶家女,有两个侯爷做靠山,才止住别人的贪婪,所以她也是逼不得已找上陶家,但她也知道陶家对她并没有感情,只能是试探一下,更多的等着陶家决定吧!

带着家人搬家后的十二娘打好主意,她自己知道自己就是陶家女,这一点上她说的是实话,但陶家不一定会相信,这让她有些扼腕,当初她恨不得什么人都不知道,现在却又后悔别人不知道,哎!有时候是左右为难。

家里的其他人都十分高兴,有了房子就等于是有了立足之处,他们再一次在京城里安下家,真好!不会再一次因为租金不够,被人赶出来。

十二娘也是十分激动,这一切都让她这么的熟悉,她这些年搬过好多次家后,发觉还是京城过的日子最好,哎!回来真好!其实京城里已经大变样,毕竟经过一次杀戮的京城里很多都破旧不堪,现在很多地方都是重建的。

但在十二娘心里,还是觉得这就是那个过去的京城,要知道她京城里的日子大部分都是风风光光的,直到后来逃出去后辗转各地,那就是十分悲惨。

当初她逃出京城时曾经以为这会是她心里最痛恨的地方,她的长子、长女都死在这里,但后来的日子里才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她的子孙后代里一个个凋零在各个地方。

天下之大竟然无处容身的感觉,时过境迁后的京城反而成为她心头上留下最好印象的一个地方。再加上凑巧知道陶家人活得很不错,跟着燕王妃的陶家成为新贵,让她心里一喜。

要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可她猛地想起来,她作为陶家女的那一世活得并不好,在参加她的及笄礼后遭遇危险一命呜呼,才会在重生里抓住机会变成了十二娘。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成为陶家女后,也走出来一条阳关大道,想想就气闷,感觉就是自己再活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的遭遇差别这么大?

这一些都让十二娘有些懊恼,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如果可以她希望她不要太在意,她就是陶家女,也碍不着她的事情,哎!可惜她和三郎五郎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对方并不怎么在意谁才是他们的阿姐。

这一点十二娘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因为凌霄对他们太好,让三郎五郎有了更大的可以发展一切的舞台,而十二娘根本就和他们没有什么交集,他们对十二娘一点也没有的感情,完全是很正常的反应。

十二娘不傻,她自然明白即使他们是她的亲弟弟,但她对他们来说还是陌生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更多的感情,能够给予这些钱财已经不错,还有将来可以作为依仗就不错了。

事实上她无法说陶家做的怎么不好,当初陶家也没有得到十二娘特别照顾,她心里这一点上很虚,遇到的那个五郎看她就没有任何感情,十二娘露出来有些怅然的微笑,可惜啊!如果能够得到陶家的助力,有可能让自家孙女选个好人家,要知道现在的孙女能够嫁给书生都算是有福气。

哎!十二娘叹了一口气,要是自己当初投机一把就好了,帮着做点什么,最起码有些香火之情,而不是像是现在,她和陶家之间没有任何情分。

十二娘很后悔,她发现自己重活一次并没有长进什么,看上去有着一个好名声,并且嫁进一个好人家,其实现在想来也不过如此而已,更可怕的是在后来的逃亡中去发现自己学到的东西很多都无用,学了也是白学。

另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十八娘会成为皇后,偏偏在她们去燕地之前就完全把之前的情分断绝,这一点十二娘一想起来就感觉后悔。

要知道当初她才是十八娘的好友,而不是她,甚至她当时太飘,认为凌霄最终什么好处也落不到,就没有想着怎么在去燕地之前弥补一下。

懊恼完毕,十二娘还郁闷,她钱是死得早了点,根本就不知道后来情况,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皇朝更迭,原本的侯府身份竟然化为乌有,而被打发出京城的人反倒是有些运气。

哎!这也不能怪她,她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发展下去,要早知道十八娘能够成为皇后,她怎么也要和十八娘打好关系,成为最好的闺蜜,而不是两个人根本就完全没有联系,现在想要联系也联系不上。

一想到这里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痛,为什么满把好牌到了她的手就打不好?而另一个她却把手里的烂牌一点点变成好牌?啊!真的是让人生气!

她和她果然是不一样的,这一刻的十二娘有种明悟,她就算是重生一次,以为避过一个大坑就可以走上康庄大道,可现实却告诉她:前面的大坑一个挨着一个,躲过了一个大坑,又被新坑给坑死。

十二娘想到这里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笑意,经过这些年后她发现重生之后的最大教训就是做事不要做绝,给别人留一线,将来好见面。

她就是做事做的太绝了,其实十八娘的事情她就不应该出声,虽然讨好了小姑子和婆婆,但现在看却是得罪了皇后,导致她们之间曾经有过的感情荡然无存。

由此可见,想要做什么坏事时最好自己不下手,要学会挑拨别人去做,那么事情就是泄露出来,也和她无关,想清楚后的十二娘打定主意,要是再有一次重生她一定要汲取出来教训,让自己变得聪明点。

她还发现原来自己高估了自己,原本以为重生一次就可以拿到胜利的砝码,成为人上人,结果十分悲伤地发现,她又一次失败。

哎!十二娘在心里哀叹着,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不会调换彼此的身份,那么踏上青云路的人必然是她,而不是在后面几年活得如此辛苦。

她一直以为自己前一世之所以不行是开局太差的缘故,要是换成她的情况一定会成为京城里的贵女,自然也就有了好的前途。

于是有了一次调换身份,在侯府里长大的十二娘努力像另一个她,一直受到亲朋好友的赞赏,让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咸鱼翻身,成为京城里顶尖的贵女,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夫君,两个合在一处,成为一对佳偶。

可惜啊!在同样的开头后竟然有了不少变化,现在发现她想的太简单,她比她要聪明很多,同样的事情不同人遇到会有不同的结局。

另外她就应该一直盯着十八娘那边,有好处一定要拿,那么说不定陶家会给予一部分的好处。可惜啊!说什么都晚了,皇后、陶家每一个对她都是无感。

此刻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一件事,背离了一个重要的方面,她忘记了人和人之间要有真实感情,而不是随时准备抽身,对其余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的人,人家并不傻,聪明人更加会看透谁的心是真的,是假的。

重生了一次没有搞明白的她心里幻想着:老天再给她一次重生机会就好了,那么她一定不会失败,绝对要比她活得更好,要高高在上。当然要是再一次重生的她会发现她想的太简单,有时候一次改变,会掀起一个大的波澜。

就在十二娘狂想时,整个人都带着无比的梦幻,经过这一世的生活,她才知道被她所不看重的身份:一个落魄世家女也是比很多人的身份要强上不少。

而她一直做的不够好,正是因为她没有想着踏踏实实地学习,等到用的东西后才会发现什么都做不好,偏偏她就没有这种想法,只想着走一条轻松的青云路,最终是什么也抓不住。

这一点是十二娘在知道凌霄的行为后,经过一番痛苦的回忆得出来的结论,同为陶家女,她和她的处理方式并不一样,她更加有自信心,在及笄礼上不是十八娘拯救她,而是她拯救了十八娘。

此外十二娘发现她作为陶家女很低调,并没有特别显示自己的才名,这一点让她有些感觉懊恼,要知道她正是因为才名才被夫君选中,成为一家人,后来才知道一家人大部分都是极品。

而她一开始就没有发现,等到知道了晚了,已经嫁人的她不得不忍受下来,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她嫁得谁,在参加完及侯府贵女笄礼后的十二娘死去。

后来的京城风云根本就不知道,自然也就丧失了很多先机,十二娘在逃跑的路上无数次懊恼为什么前一世的自己死的早,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想想就很郁闷,如果换成是她重生,那么一定会另外一样,说不定会更加厉害。

十二娘想到这里眼泪一下子流淌下来,为什么再活一次的她还是不如她?她想想就很生气,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她还是不如她吗?

要是凌霄知道十二娘的想法一定会说:重生又不是万能药,某些人重生后的智商并没有提高,反而会自以为可以知道后来的事情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是先知,一定会走上胜利的道路。

一定会这样吗?其实很难说,如果能够从上一世的悲剧中知道怎么情况,总结出来好的经验,有可能会好过很多,但如果只是一味地利用前世的记忆,那么她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十二娘没有了先知的金手指后就一败涂地,因为她没有学会怎么了解大局,想要模仿原主,却仅仅模仿出来最粗浅的地方,就没有养成动大脑的习惯,那么有什么用?很多时候事态会有变化,不能一味的模仿,最后就是一个死局。

就这样凌霄并没有管十二娘的事情,她觉得他们能够处理好这件事,三郎兄弟两个人把十二娘的儿子叫过来,因为他查出来有些不对的地方。

“舅舅!”被叫过来的人看着五郎,他出生时情况还很不错,自然知道原本家里一直过着什么好日子,但现在他们只能是苟延残喘。

而面前的人五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那种仿佛洞察一切的目光里,让他感觉自己想要缩成一个球,这一刻的他想要怂。

但他这人性子十分暴虐,五郎多年养出来的威压一下子激起他的凶性,再加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多少日子,自然是瞪着眼睛看着五郎。

在他看来那些官员们有些遇到危险,吓得是屁滚尿流,有什么可怕的。没有想到的是对面的五郎看着他,嘴角一翘,从袖子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匕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