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凌霄要是知道并不会认为原主有什么错,谁会想到陶家出事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她之所以查出来,完全属于歪打正着,要是一步不一样,就有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只有焦尚书本人会洋洋得意的活着。

    想到这里原主就气得不行,陶家几千个人就因为他的误解送命,他倒是飞黄腾达成为重臣,好在凌霄发现其中的情况后特意找焦尚书算账,让他死在惶恐中,这种惩罚人的形式让原主大快人心。

    另外当她看着镜子的那一张脸,发现这一张脸显得很年轻,她对着镜子看后有些惊讶,要知道她那一世受过伤,后来就没有结婚。

    这一世的脸根本就没有事情,还是那么的饱满和光滑,原主摩挲了一下,而之所以会带上面具,全是因为凌霄根本无意结婚,而这一点最令原主心里满意。

    因为她不想过来后发现自己多了几个儿女,还多了夫君,这种可能性会让她感觉绝望,从来就没有和男人亲密过的她有些惧怕,好在是这位也是没有结婚。

    令原主最为欣喜的是发现三郎兄弟两个人所娶的妻子,是另外两个人,而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两个女子,也就是说这一世的兄弟媳妇是另外的人,这个发现让她松了一口气。

    而那一世之所以原主一直没有什么自信,除了原主十分善良,感觉对不起十二娘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和两个弟媳关系不怎么太好。

    大弟媳一直不喜欢她这个未出嫁的大姑子,常常在私下后给她使了绊子,后来原主知道大弟媳一心觉的做姑姑的她一直不出嫁,会影响她的女儿将来出嫁。

    原主知道后心里很难受,要知道她当初就算面容受损也不至于无法出嫁,只不过因为担心两个兄弟太小,她不放心出嫁,就这么一直耽误下来,后来干脆就懒得出嫁。

    听到自己被大弟媳如此嫌弃,原主从心里就不怎么高兴,就算她不愿意给三郎告状,但心里还是有些膈应,并没有想着怎么会让关系缓和一下,原主也是有心气的人,怎么能够被人这么耻笑?

    至于五郎的妻子倒是看上去性情温和,但后来原主知道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位也从心里看不上大姑姐,她甚至说原主一直做女官是皇后手下的走狗,落魄世家女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当个嬷嬷之类的存在?

    原本这些话原主应该不会知道,但正好在燕地有一年她新年出宫和兄弟们团聚,就发现两个弟媳的小动作,一开始她不怎么在意两个弟媳妇的歧视,可后来好巧不巧听到弟媳嘴巴里怎么议论自己,没有一个好听。

    这让原主听了之后心里憋闷,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件事:陶家人竟然不欢迎她,尤其发现弟媳妇都抱成一团,想要把原主拒之门外,当然她们做的都是小动作,不敢让三郎五郎发现。

    原主还要把这些事情憋在心里,要知道三郎五郎的孩子都有好几个,要是闹出来陶家绝对会鸡飞狗跳,原主只能是装作没有听到,但心里那个难受。

    尤其是五郎媳妇那个语气,就好像原主是去当奴仆一样,这一点真的是恶心坏了原主,完全忘记要是没有原主在,三郎五郎怎么会得到重用。

    在燕王登基之前,她一直跟着十八娘在燕地生活着,但等燕王成为皇帝后,十八娘进宫后就建议原主不要跟着进去,还是在陶家休养一下。

    原主一向把家里的事情放在心里没有出声,她能够说弟媳们的坏话吗?不能!这对三郎五郎的名声不好,而且还有侄子侄女在,她更加没法说弟媳两个人的坏话,把一切都埋藏在自己心里。

    所以在十八娘好意让她回陶家享清福时就没有说什么,没有再跟着十八娘进入皇宫,那里没有她适合的位置,那么她被三郎接回去一起过。

    在之前的日子里她就知道弟媳真实面目,就打算不怎么太要求就好,反正她已经是大人了,但心里就感觉出来和她们有些不对劲。

    事实上她们妯娌两个人一直不直接出头,但那些奴仆阴阳怪气地说话,让原主感觉自己就是插进别人幸福家庭的一个外人,有些格格不入。

    她心里有些事情,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在兄弟结婚后,她就是一个外人。不过她自己也是有钱,而且有自己的身份,也不会太过感觉不好。

    但那种疏离感还是存在着,而她为了不打搅弟弟一家人,就把这件事隐瞒下来,让凌霄知道后说这位是个傻子,要是没有她这个姐姐在,三郎五郎说不定都早就死了。

    为什么要对那两个弟媳妇客气?原主的确做到了长姐如母,要是换成她是原主的情况,不把那两个弟媳妇整治一番,都不行!

    而且凌霄比原主更加了解三郎五郎,当然这指的是这个世界的三郎五郎。三郎就是一个研究科学的人,但缺点是他不怎么会照顾好自己,那么自然不可能指望他能够照顾好姐姐,更可能没有发现姐姐和妻子之前的矛盾。

    这时候就要学会告状,不要什么都忍着,这根本就是苦了自己,而且三郎五郎怎么娶了这种妻子?简直什么水平都没有,哎!娶错了妻子了!

    凌霄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三郎并没有从事什么研究工作,而是当官,结果这位的性子太直,不怎么适合当什么官,好在他有后台,才没有被弄倒。

    虽然有些人会下个小绊子,但并不怎么厉害。这一点三郎媳妇也许不知道,也许知道也不在意,还以为大姑姐一直不出嫁,耽误了自己女儿的行情。

    偏偏三郎他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问题。至于三郎的孩子们主要是在母亲养大,自然更在意他们的母亲,对父亲要差点。

    而三郎对原主很尊敬,反而让大弟媳心里不怎么舒服,毕竟这只是大姑姐,而非婆婆,但三郎却要求妻子对待大姑姐如同婆婆一样尊敬,这要是不住在一起还无所谓,但要是住在一起绝对不行。

    凌霄有些明白,那位只会觉得原主侵犯她作为当家主母的权利,心里很不满,另外加上她自认为已经给陶家生育出来好几个孩子,觉得自己的地位无法更改,才会这么放肆吧?

    另外凌霄经过了解后,觉得那位心里认为原主没有出嫁,既没有丈夫,也没有孩子,只能依附于娘家,才会更加的肆无忌惮。毕竟这年头女子没有专门的户头,也就是女户不存在,要是被赶出去就没有地方可去。

    另外一个兄弟五郎那段时间就没有在燕都,还在燕地负责处理异族人的事情。不像凌霄这一世,异族人渐渐安定下来,五郎早早离开边城,也没有掌握太多的兵权,早早来到燕都安家,遇到十二娘这一家人。

    五郎根本就不知道阿姐受到欺负,而五郎的妻子其人十分清高,还看不上原主,感觉作为女官的原主就如同是一个贴身的奴仆一样,看不上眼。

    在面对原主时假惺惺的,不怎么爱搭理原主,这是她故意做出来的态度,毕竟要是原主不想要在三郎这里不能住,就要跑到五郎那里住,她不愿意。

    要知道五郎这人十分沉默,但他从心里也对姐姐好,那么势必让大姑姐压在自己头上,当家作主这些年她才不愿意自己头上多了一座山。

    经过这些年后她们两个人的观察,自然知道原主这人属于宁可自苦,却不会太麻烦别人的人,一向爱说:家和万事兴,就更加不客气。

    就找个机会让原主察觉,两个弟媳妇根本就不欢迎她进入她们的家庭,这个发现让原主很伤心,但最终他什么没有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后有可能会休妻。

    那么侄子侄女有可能没有亲娘,还要有后娘出现,她不想孩子们落到那一步,就忍气吞声地活着,对方试探一番后感觉原主好欺负,就时不时想要算计一番原主,尤其是想要拿到原主手里的财宝。

    凌霄看到原主这段记忆时相当的愤怒,这是什么神仙弟媳?又要不想负担责任,又要什么好处都捞着,太黑心了,完全娶错了人。

    她知道原主为主的那一个世界里,三郎五郎也被原主培养的不错,绝对不可能不管原主。要是被五郎察觉出来妻子对自己的阿姐不好,那么一定会让他的妻子滚蛋,五郎更加在意阿姐。

    不过凌霄转念一想,原主的顾虑也是可以理解,一次的婚姻结束后最受伤的人是几个孩子,他们的身份变得比较尴尬,而且有可能影响到父亲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

    但凌霄感觉三郎五郎的妻子水平不怎么高,就没有学会感恩,虽然原主对她们并没有什么恩情,但对三郎五郎要有不少的恩情,作为他们的妻子这一方面要好好考虑一番。

    要是这种水准的当家主母,教育不出来什么好孩子,因为她两个人并没有知恩,没有正确的三观,就无法好好教育好孩子。

    再比如说三郎妻子说原主没有结婚,会影响她女儿的婚事,这怎么可能?这都是屁话,原主和十八娘的关系很好,好到如同亲姐妹。

    那么絔蓦作为皇后,陶家的女儿将来在婚事上会因为原主的缘故变得更加抢手,还一脸的不高兴,得了便宜还不认账,蠢的像头猪。

    三郎娶到这种媳妇算是倒了血霉,等等!凌霄记得当初他们到燕地时,有人给三郎五郎介绍的妻子人选里就有这两个,看样子原主当初同意了,大概是为了尽快融入燕地,太亏了,娶了这种没见识的媳妇。

    的亏当时没有同意,不然娶回来就是大大的祸害,拉低陶家的水准。凌霄在心里评价着,后来的两个弟媳妇明显要靠谱,还是这个世界好。

    凌霄感觉要是换了她到了那个世界,要是三郎五郎的妻子敢这么给她使绊子,凌霄绝对会给她们严厉的教训,让她们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从原主的记忆中她看的很清楚,这两个弟媳虽然不想尊重大姑姐,却又惦记着大姑姐手里的东西,眼皮子太浅,到处乱伸的胳膊就应该砍掉。

    哎!原主真的活得很悲催,不过凌霄知道其中一部分责任要怪原主自己,她轻贱了自己,别人自然会对她不客气,这种人给她两记耳光子就会老实很多。

    她还发现这个世界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三郎五郎他们被凌霄教育后更加狡猾一点,他们结婚比较晚,到了二十多岁还没有妻子,后来才算是开窍,娶的人绝对不是原来那两个,连他们的孩子数量也是不一样。

    根据凌霄的观察,两个弟媳妇还是人不错,对她这个大姑姐很热情。那么她就是走了,她们也不会怠慢原主这个大姑子,这就好!

    凌霄在心里打算一番,十二娘这件事要好好解决一下,毕竟人她可不想被人在身后指指点点。解决完毕后,她打算将来去外面的世界看着。

    一方面给原主散心,一方面给换了芯的人的性格改变有了解释的方法,她和她不是一个人,让原主能够尽快接受自己的角色,反正自己早晚要走。

    旅行这个过程中也是一举两得,大家可以更好接受原主。而原主听了之后,想了一下后,说:“我先想想看,我想要看看他们好不好。”

    凌霄点头,就静待三郎五郎的消息,而三郎五郎看准了就准备行动,先找到十二娘,先给他们一家人一个小院子,以后就可以住在这里。

    至于其他的一部分钱并没有一下子给出去,钱太多了后很显眼,有可能让人惦记上,还不如每个月给了月钱,这样子最起码从赤贫的泥沼里爬出来。

    十二娘在拿到月钱热泪盈眶,最起码这段时间里好过很多,好好攒点钱,给孙子念书,给孙女留着作为嫁妆,这些月钱连她之前的零花钱也不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