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反正如果凌霄不出面的话,十二娘这件事爆出来后最头疼的人应该是三郎,不过她感觉五郎虽然不怎么乐意去看十二娘,但应该会去查查十二娘的情况。

    凌霄还是颇有自知之明的,她培养出来的孩子大部分都有最基本的伦理道德,一般只要不触及底线,她不会出手对付,就算是那个诡迷心窍后以至于背刺过凌霄的那个人也没有想过报复。

    因为他会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就会发现有些失去的再也不会回来,就算是再后悔也是无用,他的自尊心会让他再也无脸出现。

    而那人在醒悟后离开燕都,其后换了一个名字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他从来不会出现在陶家人眼前,他知道自己没有脸出现在陶家大娘子眼前。

    凌霄后来知道他换了名字后叹了一口气,就没有打搅他的生活,一方面是觉得给他一个好好活下去的机会,一方面也是知道他一定会后悔。

    另外他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固然有他性格上的原因,但更多是那些想要呼风唤雨的人和势力做的一个局,他只是一个被看中的马前卒,而这时候想要和他讲道理根本讲不进去,反而只会更加逆反,那么就不如让他狠狠摔个跟斗。

    如果那一次背刺后他自己完蛋也是自找的,但如果他能够侥幸活着,凌霄也不会让陶家人动手,现实会让他知道马前卒的下场,失去作用后被直接抛弃。

    凌霄在知道这个结果后,并没有做出来什么举动,只让大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另外给他送去一张纸:从头再来,让他有了再一次好好活着的动力。

    对于凌霄的举动三郎倒是很赞同,他觉得不管怎么样也有过同行的缘分,即使他不和陶家交好,也不希望他过得很差,不然阿姐岂不是白教给他知识?

    但五郎撇了一下嘴,原本他还打算找那个人算账,吃着陶家的,喝着陶家的,用着陶家的,竟然还想着帮着别人压下陶家,太可恶了!很想有一天好好教训一番那个家伙。

    他一直觉得自家阿姐心太好,但阿姐心地好,不等于他这个人心很软,他有的是方法治某些混蛋。等凌霄说过的话后,五郎想到阿姐的秉性还是不要管了。

    因为五郎也知道一件事,只要有阿姐、十八娘在,那个人活得不可能太风光,因为他不敢走到她们面前。以后只要他就那么活着,绝对不可能踏入五郎所在的地方,如果是这样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而凌霄之所以会说不要管那个背叛了陶家的人,就是知道五郎会想要追究,不过她能够约束住他,就像是现在对待十二娘,看上去五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出去,但凌霄知道他不会什么都不管。

    还真让凌霄猜对了,五郎虽然一万个不乐意管十二娘的事情,但还是害怕自家兄长被十二娘卖了。就快速让人查了一下十二娘的情况。

    十二娘夫妻两人做的事情也不怎么样,作为贵族的他们怎么可能对平民有什么怜悯之心?高高在上的他们会在遇到阻拦时直接碾压,在他们手里有不少人命,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感觉自己做错什么。

    十二娘手里还少点,她的夫君根本就更烂,后来他们在朝廷的争斗中遇到危险,在这一个过程中死伤了不少人,就连十二娘的身边就只剩下一个瘸了腿的儿子,和两个孙辈的孩子。

    五郎看了一眼资料,那个瘸了腿的儿子据说是争强好胜后瘸了腿,按说这个应该是十二娘的顶梁柱,但怎么会混的这么惨?连自己家人都无法养活,让亲娘穿多少年前的衣料,由此可见混得差。

    五郎看看后决定去看一眼那个人,有些人需要自己亲自去看去了解,才能够确定有没有什么危险性,十二娘和她的孙女也要看看怎么样,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能够像阿姐那么彪悍的女子全天下就没有几个。

    当他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的疤痕的家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十二娘的儿子?怎么会长成这个样子?已经看不出来长得什么样子。

    他还记得当初的侯府郎君们一个个都长得像是个小白脸,而且穿的那个上档次,现在这个穿着粗衣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曾经的贵公子。

    另外五郎看出来那个男人似乎生了什么病,问了一下,才知道那个人应该没有多少时间,他知道后反而感觉到了不对劲,人要是没有了活路,有可能变得很偏激,做事情绝对是更加绝。

    如果不是针对陶家还好说,但要是对上陶家就是另外一回事,五郎有些担心他有可能针对陶家,哎!他有些担心家人的安危,看样子要注意情况。

    五郎回去后先去找三郎,发现三郎也在查十二娘的事情,两个人就坐在一处好好谈了一下,三郎倒没有想到五郎甚至亲自去看过十二娘的家人。

    他的侧重点放在十二娘和小孙女、孙子身上,发现小孙子很瘦弱,但孙女大点,长得很不错,就被某个人看上,想要纳女郎,十二娘自然不愿意,就带着一家人回到京城。

    让他起了恻隐之心,反正阿姐这些年来一直就救助过不少人,那么他觉得还是可以好好照顾一下十二娘祖孙几个,但他有些忽略那个瘸了腿的男人。

    今天五郎到了后,三郎才知道自己有些疏忽,而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善茬,那么他们就要小心一二。不要当了东郭先生后,被狼反咬一口。

    凌霄很快就接到了消息,听到五郎的说法后她心里一动,原主之所以会死,会不会和他有些关系?凌霄琢磨了一会,觉得很难确定,只是一个可能。

    另外她感觉原主死后,要是五郎还活着,一定会查出来事情的真相,原主应该不会白死,但人死了后,一切皆为一场空,真相会是什么?现在的她是否也可以看出来真相?

    凌霄想了一下,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她在心里问原主:“你觉得会有人想要杀你?有没有可以怀疑的对象?”

    原主则有些发懵,因为她死时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知道她遇到那些怪人,根本就是蛮不讲理,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那些冒出来的亲戚发出来的叫喊声,让她本人有些神色恍惚,就出来一个个大的漏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怎么死的。

    之所以这么很轻松地被杀掉,是因为她一直觉得十二娘一家人算是对陶家还不错(这明明就是误解),而她有可能占据了十二娘的位置,她感觉有愧于十二娘。

    来见十二娘时就只带了一个小丫鬟,结果一旦出事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阻挡那些暴力,毕竟女子能够和凌霄一样身手不错的人基本上没有。

    原主年轻时候还练习过射箭骑马,但更多的没有,再加上她神情恍惚就被人刺了一刀后直接死了,根本就没有潜进来。

    她听了凌霄的问话后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有人想要算计我,只怕是我挡了有人的道,自然有人想要除了我,不过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在外面得罪过别人,想想有些好笑。”

    说到这里时她有些无奈,凌霄看了一眼原主,这是一个心思通透的女子,是真的搞不清得罪了谁吗?凌霄看的出来,原主应该也看的出来,但她并不打算说出来。

    原主很委屈,明明之前她和他们之间是亲姐弟关系,一直相当的不错,但因为十二娘的关系,让姐弟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这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为了让陶家兴盛起来,是她为止奋斗一生的目标,现在去被人说自己不是陶家女,让她感觉自己一下子丧失了前进的动力,她该不该接着为这个目标努力?

    多年来她为了两个弟弟付出良多,却面临着没有亲人的下场。另外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十二娘,仿佛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从十二娘那里偷来的。

    她才应该是真正的十二娘,可十二娘所谓的亲人,已经不知道到了那里,而十二娘则是真正的陶家女,那么她和陶家有没有更多的问题?

    凌霄知道原主的想法后有些无奈,好吧!就算是两个人的身份互换,但这件事又不是原主干的,那么她为什么要为此感觉是自己拿偷来的?甚至觉得就此没有了兄弟。

    凌霄发现原主还是属于那种比较感性的女子,她善良可亲,喜欢为他人考虑,但恰恰忘记了为自己打算,这让凌霄多多怜惜原主。

    另外不管原主和三郎五郎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不能把她抚养三郎五郎的功劳抹去,所以怕什么?原主想的太多,才会让自己活得太累。

    三郎五郎就算不是她的亲兄弟,也应该要负责原主的养老问题,这一点原主不要怕,这个身体在皇帝、皇后那里都是挂上号的,有什么好怕的。

    另外凌霄也有钱,有钱后还能找不到伺候养老的人?怎么可能?想当年某只猫咪继承了大把的财产后,即使最爱它的主人去世了,它过的小日子还是这么美。

    原主还是太过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很多时候他人的想法看看就好,感觉好就接受对方的意见,感觉不好就不必放在心里上。

    这人和人有着太多的思想差距,事事得到他人的认同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金灿灿的金子,不也有人嫌弃铜臭?原主不需要太在意是否是陶家女。

    凌霄本人根本就不会在意原主和十二娘之间的身份互换问题,而要是其他人对这件事指指点点的话,她也不会在意,毕竟她作为陶家女的好日子是自己努力出来的。

    也别说原主沾光,要知道她在陶家活得也算是很艰难,因为焦尚书、继奶奶的缘故,她早早失去了父母亲的呵护,从十岁左右就担起养育两个男孩子的重担,她活得并不比十二娘轻松。

    不要因为她后来的日子看着变好,就一口咬定原主欠了十二娘的。如果这么算账,十二娘是不是在前面的时间里也欠着原主的?做了顶尖贵女,吃穿用都是十分珍贵,那么这些会不会应该属于原主的?

    所以根本就不能这么算,有些事情根本就是无法算,万一原主的日子过得还不如十二娘,那么十二娘会跑来说彼此的身份互换?

    而且后面的生活过的好也不是天上掉馅饼,是原主和凌霄的努力,带着三郎五郎一起拼搏出来的,和十二娘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要是十二娘自己有本事的话,完全可以跟着絔蓦一起走,也应该有机会过好自己的后半生,自己不想着努力,或者是努力的方向不对,却一口咬定彼此互换身份,这就让人有些无语了。

    所以凌霄才没有感觉对不起十二娘,不过原主和凌霄也不太一样,凌霄自己更加刚了几分,这是因为在外面闯荡了很多年,发现有时候过于善良,只会让别人当自己软弱可欺。

    原主看起来要比凌霄善良很多,这些年来她主要在内院打转,帮着十八娘照顾好王府的上下人等,还有帮着十八娘处理各个事物,基本上就在王府里转悠,这一点和凌霄完全不一样。

    当然原主是古人,还是能够接受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待遇,但要是换成自己,除非想要开始打坐,不然这种生活感觉太像住在鸟笼子里,幸亏她早就想好,坚决不干。

    两者表现完全不一样,应该很正常的情况,因为两个人大局观不一样,才造就两着的三观有些相似,但更有着更多的不同,但整体上来说原主是个好女人。

    而原主看过凌霄穿过来的记忆后,对于两者的差距倒是没有太在意,虽然凌霄的行为颠覆了她之前很多的思想理念,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还可以这么做。

    更不可否认的是因为凌霄的到来,让三郎五郎各个方面远超上一个世界的他们,兄弟两人过的更好,仅此一点就让她很感激凌霄。

    还有焦尚书的事情,在那一世里她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什么问题,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