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主微微一笑,看上去她要比凌霄性子好很多,属于那种大家闺秀的性子,她开始接受记忆,只是她还是看了一眼,因为这个神秘的人明显比她强硬很多,但她并没有反感,想要活着还是有本事的人会活得好。

    而凌霄则也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她在陶家接受嫡长女的教育,父母亲对她期望值很高,她的确是学过不少东西,在带着陶家的四个孩子逃跑时还是比较能打。

    那些想要打劫的人在被她带着的那几个车夫打走,而那两个想要搞事的母女两个人,因为比较倒霉的原因在搏斗中受了重伤,在后来的路途中就没有什么机会搞事。

    后来他们到了京城附近时,原主也发现了那对母女的问题,从而和二房有了抗拒的机会,没有凌霄做的那么决,原主和二房之间保持着一种表面上的关系,并没有搞什么分家。

    和凌霄一样的是,原主也在十二娘及笄礼上见到十八娘,后来因为受到十八娘的牵连受伤,脸上出现了一块疤,后来大长公主知道后给予一定的补偿。

    原主则就此希望让两个弟弟多点学习的机会,不过她也是发现了问题,朝廷上有所不稳,好在是两个弟弟还是比较小,还是潜着比较好,后来二房被贬出京。

    十八娘被选做联姻对象,原主同样被点为女官,这些年因为她一直比较关注朝廷的情况,自然知道现在很不好,应该马上上路才对,就可以让燕王的人来接一下。

    十八娘被提醒后也感觉不会,她们就贿赂了一个人,比凌霄这一世要早上路好多天,不过一路上还是少了不少人,被燕地的人接了回去,后来原主作为女官跟着进入王府。

    原主和十八娘在进入王府后更加亲近起来,她们两个人携手管好王府,至于安哥儿也跟着她们去了燕地,但身体并不怎么好,只能慢慢养着,长大后好很多,原主的主要责任就是照顾这个孩子。

    陶家三郎五郎在燕地里一点点成长起来,后来燕地起兵,三郎五郎跟着一起造反,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受到过好几次伤害,而姐弟情分还是不错的,虽然弟媳妇不怎么太满意,但日子那里有什么十全十美的。

    原本她以为燕王登基后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她可以退下来好好研究一下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技能,而不是一直操心燕地的事情,真的让人老的快。

    而更巧的是原主因为受伤面容受损的缘故,就一直没有成婚,她感觉一直忙着很累,等十八娘进入皇宫后就没有接着当什么女官,而是趁机退下来。

    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十二娘冒了出来,说两个人的身份换了,原主当然不会相信,但十二娘拿出来证据,让她无法确定双方是否换了身份,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这是真的,她是不是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要不要把三郎五郎还给十二娘?她有些犹豫,因为在她懂事之后就一直以是陶家人自居,现在被告知她不是陶家人,完全是窃取了十二娘的身份,让她有些惶恐不安。

    虽然她一直不知道这么一会死,但现在的两个人一看就知道十二娘过的很难,而她倒是以陶家女的身份活得还不错,这让她有些感觉对不起十二娘。

    一想到这种情况,她就感觉自己心里很不好受,感觉她有些欠了十二娘,但她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感觉有些对不起对方。

    越想越是感觉心里不好受,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做什么,她就想要外出清醒一下时,就遇到好几个人,一口咬定是她的亲戚,要好好和她说说话。

    但未伤来的人都是一些男人,她当然不愿意,就要走人,那些人不让她走,在争吵的过程中死在当场,再一次醒过来就已经到了这里。

    看到这里后凌霄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原主心眼太好,就是双方的身份换了又怎么样,又不是原主搞错,从而导致双方的生活错位了。

    在很多时候过于讲理,只会让自己过不好,因为对方如果就是想要胡搅蛮缠的,那么就没有值得可以讲道理,因为对方根本就不会讲理。

    原主还是没有想开,凌霄这人是应该负担的责任必然负责,但不应该负责的责任是绝对不会负责,人生在世不太过在意,反正原主和十二娘之间的身份互换,原主绝对不必要负什么责任。

    至于什么亲戚不亲戚,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甚至凌霄怀疑有人故意这么做,就是为了除掉原主,给十二娘腾出来位置。

    现在凌霄回忆了一下,发现事实上根据原主的记忆,两家的母亲虽然长得很像,但两个人的私人关系并不太好,甚至很少遇到。

    而原主和十二娘两个人的身份互换,应该不会家里的长辈干的,因为两家人的身份在一开始也算是半斤八两,而且两家对孩子的态度也是亲生的,不像是那种知道自己家族不好,所以把自家孩子换到好的那一家这个可能性。

    另外原主后来跟着父母回了陶家的族地,那么在很多一段时间里不可能交换,要知道孩子们大了后会说话的话,就会暴露出来交换身份这个可能。

    而凌霄记起来原主和十二娘有可能身份交换的可能时间点就是她们两个有一次过年,据说两个人原本就长得比较像,又被特意换成一样的衣服,甚至首饰也是一样的,那么交换一下,真的有可能导致家长认不出来。

    凌霄想到这里后,看看原主怎么样,而原主则十分惊讶地看着凌霄,为什么同为女性她竟然可以做到这么多,她有些为之心醉,女人也是可以做很多事情,她对凌霄很是满意。

    凌霄看了一眼原主,生怕原主觉得搞乱了自己的人生,想不到原主竟然十分满意,仿佛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虽然两个人的选择有些不同,却最终是殊途同归。

    凌霄放下心后就给原主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说:“我想你们两个特别相像,那么在一切的话一定有些预防措施,毕竟想要看一对姐妹花,不等於她们想要让你们交换人生。”

    原主听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因为她真的记不得这其中的过程,所以才比较被动,想要反驳什么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实证证明自己才是陶家女。

    凌霄看着她笑起来,说:“你也看看有什么想要问我的,至于这件事我来给你搞定。其实你放心,陶家不是她想要进就可以进去的。”

    听到凌霄的话原主笑了,她自然知道三郎五郎不错,但......她很快就想起来三郎五郎这一世娶的妻子并不是那两个弟媳妇,而且她们对大姑姐特别好,孩子们也是对凌霄又是尊敬,又是喜欢。

    凌霄自然发现原主年轻时还多了几分泼辣,等到后性子就变得比较宽厚,各个方面明显要比凌霄软很多,但绝对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当然她的软更多是因为他们有可能是她的血亲。

    凌霄接着说:“三郎五郎根本就不想认她,你有什么可以担心的?说一千道一万,他们兄弟两个人不想要认她,人和人之间相处要看缘分。”

    原主想要笑,她和凌霄比,明显要有些患得患失,因为过于在乎两个兄弟的想法,而且那两个弟媳妇也是在一边说风凉话,让她精神压力很大。

    “这件事弄到外面去问问别人,也没有你的责任,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说十二娘的孩子长大有些像是五郎,那是因为他们和你也是有些像,而你又和十二娘像,所以像五郎并没有什么问题。”

    原主听后松了一口气,她就算是知道凌霄的想法,认为这一切都是十二娘搞的事,但她觉得这是凌霄的猜测而已,并不怎么相信,毕竟十二娘不会无的放矢。

    凌霄接着说:“就算两个人身份互换,这些年来也是你一直照顾着三郎五郎,你觉得他们会在意十二娘吗?他们要知道这么没良心,要不要他们做兄弟都是一样。”

    原主听后有些咋舌,想不到这位要是三郎五郎认十二娘,就会不要三郎五郎的架势,她有些惊愕地看着她,但很快就想起来她有那个底气。

    原主有些无奈地说:“我只是被说的有些心慌,因为原来以为的亲人并不是亲人,这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想的太多,你觉得她出嫁这么些年,已经当奶奶的人,还有什么可让她在意到底娘家人是谁?不过就是自己过不下,想要找个支撑的人,她现在要靠的是自己儿孙,而不是所谓的娘家人。”

    原主听后叹了一口气,连连点头,她知道作为一个女人想要活着很难,才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说身份互换的十二娘,毕竟现在日子过得好的人是陶家人。

    现在即使因为这个原因死亡,让没有让原主变得愤世嫉俗,在知道凌霄打算让三郎五郎照顾一下十二娘,原主没有再说什么。

    凌霄看出来原主的想法,也没有说什么不好,她很明白原主的心思,才会更加怜惜这位女子,经过这些磨难后这位依旧有一个像是水晶一样透明的心。

    说起来她作为嫡长女,一开始在父母的庇护下活得还不错,但也就是没有过上多少好日子,还是十岁出头就要当家作主,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去逃难。

    在不知道父母亲怎么样的情况下,小小年纪的她为了活着要绞尽脑汁,从她开始上路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后退一步的可能性,只能是努力前行,抓住所有的机会活着。

    偏偏原主心里有着的苦楚无法述说,因为她向谁抱怨?三郎五郎?不可能!他们就是幼童,还需要人照顾,根本不可能说什么。

    就算是兄弟两人长大后,男女有别,双方的思维方式不怎么一样,应该无法理解女性的心理,有些事情只能是她一个人扛着。

    那么是否给十八娘诉苦?也不行,十八娘有着自己难过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原主来开解,让一直做情感上垃圾桶让她很是紧绷。

    原主以为这一次什么都做完后,就可以修养一番,又遇到刺杀这件事,一命呜呼,才会让她感觉很是慌乱,因为她不明白事情怎么发展到这一步,是谁想要她的这一条命?

    看到凌霄打算主导这件事后,原主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是不喜欢这种情况,不让十二娘,她有些过意不去,可一想到自己竟然死了后,一想到有可能是他们搞的事,让她从心里厌恶这件事。

    而凌霄此刻打算准备好好应对那些想要上门的人,原主死在他们手里,那么意味着他们有武器,这种情况下还是小心一二,以防止自己死在京城里。

    虽然凌霄不惧怕别人的刺杀,但她还是觉得小心为上,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感觉有人暗算她,就打算找找看看情况怎么样?

    另外她还决定身边的人也要查一下,这是为了预防万一,不然遇到那种喜欢十分慷慨把别人利益分出去,还打着慈悲为怀的假圣母怎么办?

    比如说现在原主和十二娘的身份地位完全颠倒,十二娘完全成为弱者,在很多时候弱者有理,万一有人脑袋一抽,想要替被交换人生的一方讨个公道怎么办?

    这一点不可不防,就有人喜欢打着正义的旗帜做坏事。可怕的是这种人往往还有什么好名声,有可能导致振臂高呼,让受害者的权益受到不少伤害。

    想清楚后凌霄就打算给三郎五郎说一声,还有十八娘那里说一下,虽然说起来只怕十二娘已经没有了觐见十二娘的权利,但万一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怎么办?

    另外她还要打听一下十二娘现在的情况,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是大势所趋之下殃及的池鱼,还是本身就作孽,最终导致有人死得很惨。

    如果是后面一种,那么对不起,凌霄根本就不会感觉十二娘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对她的一切只能是说一声活该,能给点钱就不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