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47章 交代遗言

    萧素儿看着兴高采烈的小忘也被他的情绪感染跟着笑起来,摸着他的头说道:“爸爸在你是不是感觉安心多了,妈妈以前来帮你开家长会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开心。”

    “妈妈来我也开心啊,可是现在爸爸妈妈都到了,以后看哪个同学还打电话说我,他们有说我的时间用去读书写字的话成绩早就超过我了,说不定还能够连跳几级,也就不用和我年纪这么小的人做同学了。”

    萧忘的一番话说得萧素儿忍俊不禁,周围还是有很多阿谀奉承的人,可薄倾昂都不理,实在厌烦就皱着眉头干咳两声,瞬间震得这些人回到原位不敢再来骚扰他。

    家长会上老师也是战战兢兢,生怕一句话说错惹的薄少不开心,到时候学校都得关,她可就失业了。

    老师说得全是夸奖萧忘的话,虽然他也的确经得起这些夸奖,可老师把他夸的就像一朵花似的,萧素儿虽然知道是为了哄她开心,可听到有人这么夸自己儿子还是打从心里感觉自豪得很。

    “好,今天的家长会就到此为止吧,各位家长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同学们周末回去可不要忘了做作业。”老师说完结束语后长舒一口气,总算是开完家长会了,短短的半个小时却弄得她坐立不安。

    可就算她说完也没有家长敢动,所有人都看着薄倾昂,不敢走在他前面,薄倾昂手指敲击在桌子上,足足等了两分钟才站起身来,掷地有声的开口,“萧忘,跟着爸爸回家,以后如果再敢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人在你面前多嘴多舌。

    那尽可叫薄家的保镖来帮你处理这些事情,你好好学习不要被其他任何事情干扰,如果有人敢干扰你,我也绝对不会放过,至于……”

    薄倾昂说到这里停住话语,转头看着教室里坐着的家长,目光从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你们的孩子还是自己看管好,如果你们无法管教,那我就替你们管!”

    此话一出,所有的家长都吓得瑟瑟发抖,尤其是平常在家里面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而故意贬低萧素儿的那群人。

    “爸爸,你今天真的太帅了,我现在已经收到很多同学的道歉短信,他们都说以前是他们错了跟我道歉,让我不要跟他们计较。”萧忘坐上车,拿着手机在薄倾昂的面前晃着,骄傲无比。

    “总之,以后你要学会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能光会玩电脑和学习,以后你要保护你妈妈。如果有人欺负她,你要知道站在她的面前反击那些欺负她的人,就算我不在你们身边,你也要像今天我那么厉害!”

    薄倾昂语重心长地交代起她来,就像交代遗言一样,萧素儿坐在副驾驶座上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一沉,转头看他,“你为什么这么说?以后你为什么会不在?你不准这么跟孩子说他会当真的,你想去哪啊?”

    “我以后肯定还会有为了工作离开你们一段时间的时候,到时候就得由他来保护你了。”

    “什么叫为了工作离开我们一段时间,你说过的,以后我们两个再也不分开了,工作没有家庭重要,你怎么现在就改口了,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

    萧素儿的心里突突直跳,总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似的,不然为什么会说这种话,现在萧忘才十岁就已经要教他那么遥远的事情了吗?

    薄倾昂单手开着车,空出一只手来握住她的手,“好,我知道了。素儿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但是小忘爸爸告诉你的这个事情你要记在心里面。”

    “好……”萧忘不同于一般的小孩,听到他们这么说立刻心里有了想法。

    夜晚。

    夜色如水,冷风从窗户灌进来,整个房间里面充满了冷空气,可对于两人来说,这样的冷空气根本就不算什么,比不上他们体温的一半冰冷,但他还是小心翼翼都给萧素儿盖上被子,推门走出房间,萧忘的房间灯还在亮着。

    萧忘看到他进来立刻放下电脑,“爸爸你从来没有找我谈过心,我之前想要找你聊天的,但总觉得好像我们两个不需要说你都能够明白,但是现在我还是想和你聊一聊。”

    “正好我也想和你聊,爸爸在你的生命中存在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你现在已经十岁了。但和我相处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还不到半年,实在是太短。我来不及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也来不及教导你。”

    他走到萧忘的身边坐下,打开他的电脑,看到他和团队们沟通的事宜,也看到了他刚才发奖金的转账记录。

    “你很厉害,你比爸爸要厉害多了,起码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技术没有你这么好!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以后你会管理不好公司,这里有一份文件,你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等在过几天会有律师过来找你,薄氏所有我名下的股份永久转给你,任何人在你成年之。都不能够以任何理由任何事情要你的股份。

    等成年之后你把薄氏发扬光大,记得我今天说过的要保护你妈妈,照顾好你外公。”

    薄倾昂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面也有些泪水,他的父母早早的离他远去,所以他的内心极度希望能有一个家庭,现在他有爱他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可是他却不能够享受家庭之乐就要离开这个人世,想想上天真是跟他薄倾昂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爸,你为什么这样说?今天妈妈不是告诉我已经找到解毒的草药了吗?现在都已经过了一天,两天之后你就可以吃下那个草就没事了,为什么你像交代遗言一样?”

    “你是男子汉对不对?所以我们两个现在说的话,你不会去向你妈妈告状,对不对?”薄倾昂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不会……”

    “冰寒草只有一株,我不可能让素儿没药治,两天之后素儿会活下来的,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必须要把一切交代清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