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155章海上白雾

    “喝点水。 ”时小念将杯子搁到书桌上,走到宫欧身上给他松松肩膀,“慢慢找,你也别太累了。”

    这个圣牙湾如果能那么容易找到,也不会成为阿尔瓦家族世世代代的遗憾了。

    “不用管我,你先去休息。”

    宫欧抓住她的手。

    “我陪着你。”

    “嗯。”

    宫欧将她抱进怀中,搂着她看大屏幕。

    时小念看向宫欧认真专注的脸,贝齿咬唇,

    这本来就是她想实现的事,现在却不得不求助于他,弄得她一点努力都没有了。

    看来关于求婚的事她还得想些别的惊喜方式。

    ……

    在宫欧日夜不休的研究下,终于找出一处离圣牙湾最近的地方。

    但这个近,只是相对于漫无目的寻找的近。

    大型邮轮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海上,时小念走到甲板上,海风立刻吹散她的一头长发。

    她走到护栏前,望着茫茫大海,唇抿得紧紧的。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看到圣牙湾的地方。

    她是不是给宫欧出了一道世纪难题。

    “真的有圣牙湾这个地方?”

    一个音质稚嫩、语气老成的声音传来。

    时小念低下眸,就看到宫曜站在她的身旁,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应该是有的,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时小念看向她,有些内疚地道,“是不是觉得在海上飘得烦了?”

    一直没有靠岸,大家都飘累了。

    “没有。”宫曜道。

    时小念涩然一笑,“行啦,不用安慰我,我知道大家都想靠岸休息。”

    最近大家的兴致一落千丈,她看得出来。

    罗琪同宫彧隔几日便询问是否可以先靠一站,再慢慢寻找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圣牙湾。

    只是,宫欧不同意。

    宫曜抬眸看向她,眼睛如黑曜石一般。

    “怎么,有话和我说?”时小念对上他的眼神。

    宫曜定定地看着她,好久才一个字一个字从小嘴中吐出,“这是最好的旅行。”

    “最好的?”

    时小念怔了下,老实说,她不知道怎么理解这个孩子嘴里的最好。

    他太有自己的想法了。

    宫曜见她这样,沉默了一会又道,“最开心的。”

    “……”

    时小念愕然地看向他,这“最开心”应该就是字面意思了吧,他觉得这次旅行是最开心的?

    他很喜欢吧,喜欢和大家在一起。

    想明白了,时小念笑起来,“holy,你喜欢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就直说好了,以后就算下了船,我们也会一直这样陪伴你的。”

    他应该会想听到这样的话吧。

    “……”

    宫曜脸上浮出一抹羞郝,转身就走,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时小念笑着摇头,转眸又望向海面,脸色变了变,“holy,你过来。”

    宫曜回头。

    “你看那边是不是有很重的雾?”

    时小念指向远处,那一片片的白茫茫如果不是雾,那他们是航到世界的边际了?

    “是雾。”宫曜抓住她的手。

    邮轮的航行速度很快,正说间,她们周围的颜色已经变白了,时小念摊开手心,有凉凉的霜感滑过……

    再过一会,视线开始模糊。

    “holy我们快回去。”时小念拉紧宫曜的手,辨着模糊的方向朝里边走去。

    等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彻底看不清偌大的甲板了。

    天地间全是一片白。

    浓重的白。

    “这雾好重。”

    时小念拉着宫曜往里走去,里边有人正匆匆忙忙赶着路,一向不问事的宫彧也朝着驾驶室跑去。

    是用跑的。

    步子很急。

    时小念望了一眼窗外的白,心下一紧,不会出事了吧。

    她还没说什么,宫曜就拉着她往驾驶室跑去,两人刚到就见许多人围在那里,有紧张的声音传来。

    “大少爷、二少爷,分析不出来,暂时不知道通过雾区要多久。”

    “二少爷,不行啊,这些数值明显有偏差。”

    “这个区域有问题,我们可能进入传说中的……鬼……”

    “闭嘴!”宫欧躁怒的声音传来,“少蛊惑人心,将进入雾区以后的数值变化做记录!”

    ……

    时小念僵硬地站原地。

    真的出事了。

    这一片海域迷得蹊跷,他们整艘邮轮在海上驶了一天一夜都没有走出雾区,驾驶室出来的数值明显不对,仿佛被什么操控了一般。

    宫彧提议往回航行,也没有走出去。

    他们这么大一艘邮轮,被完全困在了海上。

    这一夜过去,各种流言蜚语在船上漫延开来。

    有人说,他们进了鬼海域,就像三角洲一样,一旦进入就出不去了;

    有人说,他们都要葬身在这茫茫大雾中;

    有人说,都怪少夫人,自从她出现宫家就没点好事。

    “求救吧。”

    会议室中,宫彧将手中的报告扔到桌面上,面色严肃,“趁现在还有信号。”

    “已、已经给不出信号了。”

    坐在会议桌桌尾的一个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地道。

    “你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我们和外界的联系彻底断了,从两个小时前。”那人哭丧着脸解释道。

    宫彧站了起来,转眸看向坐在主位的宫欧。

    宫欧坐在那里,脸色阴沉,手上翻着文件,目光深不可测。

    “宫欧,你怎么想?”宫彧道。

    他怎么还能沉得住气,一船人的命都要销在这里了。

    “在下面乱说话传谣言的人抓到没有?”宫欧头也没抬一下,盯着文件问出莫名其妙的一句。

    “抓住了。”有人答道。

    “等回去以后全都给我辞了,不给遣散费!”宫欧冷冷地道。

    敢传时小念的谣,不想活了。

    “宫欧?”宫彧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抓造谣的人?

    宫欧这才抬眼看向他,“怎么,觉得我现在的手段太温和?”

    是温和了。

    没办法,被时小念影响的。

    “……”宫彧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摊手道,“这不是温和的事情,你认为我们还能回去?”

    “为什么不能?”

    宫欧反问,姿态傲然。

    “我们进入鬼海域了!”

    宫彧咬字用力,他能不能上点心?

    “那你死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