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龙昊带着龙煌山的人去了江南岛之后,葛东旭显化了参天巨身,立于九天界第一重天的大地中央。

    他的目光如电,扫视过整个九天界,真魔以下的魔族,连他如电目光的威严都承受不住,一旦被扫中,立马爆体而亡。

    这一刻的葛东旭立于大地之上,无比的威武,散发着滔天的气焰和威严,似乎能将整个九天界都给撑起来,仿若是一尊任何力量都动摇不了的九天界亿亿万万生灵的守护神。

    “轰隆隆!”九天界的空间还在不断崩裂,还有无数的天人之战引发的余波降落在第一重天,又有越来越多的魔族从裂缝中涌入九天界,到处肆虐。

    “爹爹救我!”一个小孩面对一头魔兽的追杀,哭叫着奔跑向他的父亲。

    这一刻,在他眼里,父亲就是最大的依靠!

    “师父!”一位女子撕心裂肺地冲一位白发女子叫道,在白发女子面前是一座如山一般的魔王,它身上迸发出来的气息便搅得四周空间动荡,狂风大作,而白发女子是一位真仙。

    真仙在九天界已经不算弱者了,但在这尊如山一般的魔王面前却显得那么的弱小。

    “快走!你留下来只是送死!”白发女子叫道,然后义无反顾地御剑冲向魔王。

    “嘎嘎,智族,你太弱小了!”魔王张开了血口,直接一口就把白发女子的飞剑给咬崩断。

    但白发女子口中喷吐着鲜血继续驾驭着半截飞剑冲向魔王。

    “师父!”女子见状双目发红,不顾一切地御剑飞向魔王。

    “你这痴儿,也罢,那我们师徒今日就一起死吧!”白发女子见爱徒冲上来,既感欣慰又无比的心痛。

    正当师徒两以为必死时,有一身穿白衣,身材丰腴的女子如一道闪电从远处划来,女子手中拎着一对雷电闪烁的六棱锤。

    “孽畜受死!”女子举起手中的六棱锤,连人带锤冲杀到魔王面前,举起六棱锤对着魔王便当头砸下。

    如山一般的魔王见状连忙举起巨爪抵挡。

    “咔嚓!咔嚓!”

    “轰!”

    魔王的巨爪被六棱锤一砸,便立马皮肉开绽,骨头纷纷折断,在魔王还来不及转身逃跑之际,女子又举起六棱锤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下,一下子就把它砸得脑浆开裂,一命呜呼。

    “多谢老祖救命之恩,多谢老祖救命之恩!”师徒两人逃过一劫,不禁惊喜交加地对着那面容端庄周正,身材丰腴,但却说不出孔武有力的女子连连跪地拜谢。

    “不必谢我,我乃天丹教二代弟子花曼吟,是奉我天丹教掌教老爷,当今四海龙帝之命巡守西海流沙道,你们若要谢,当谢四海龙帝!”那女子,正是葛东旭帐下猛将花曼吟,这次与两教大战她终于踏足上品大道树境界,奉西海龙王葛江南之命,巡守西海流沙道,专门出手镇杀流沙道各地涌现出来的魔王。

    不过大劫当头,天丹教上下一致抬出的都是四海龙帝的名号。

    花曼吟说罢,便又化为一道流光朝远处划去。

    “天丹教!四海龙帝!”师徒两嘴中喃喃,遥遥对着花曼吟消失的方向又拜了拜,这才起身离去。

    西海,有一座仙山,此时正在发生着惨烈的厮杀。

    空中一位道仙面对两尊魔王的攻击,摇摇欲坠,仙山中不时有真仙冲上去相助,但魔王只要长臂舒张,一把就能将他们抓起,塞入嘴中,嘎嘣嘎嘣直接撕咬吞食了。

    除了这两尊魔王,仙山的四周还有许多魔族从裂缝中踏出,不断冲击着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摇摇欲坠。

    不管是道仙老祖落败还是护山大阵被攻破,等待这座仙山里所有仙人的命运便是杀戮。

    “我们求救的信号已经发出这么长时间,幽冰宫的道仙老祖怎么还不来驰援?”仙山中,一位黑发男子望着道仙老祖与两尊魔王厮杀,浑身是血,险象环生,脸色铁青地问道。

    黑发男子十指紧握,手掌都被指甲刺出了血来都浑然不觉。

    幽冰宫宫主正是弥教帐下护教法王之一的幽冰,这次东海东宁道大战四大中品道主之一。

    这座仙山上的门派是幽冰宫的附属势力之一。

    黑发男子话音才刚落下,有一个浑身血淋淋,断了一根手臂的男子从外面冲入仙山,跪倒在男子面前,一脸悲愤道:“少门主,赶紧弃山逃亡吧!我们冲破魔族重重阻拦,终于赶到了幽冰宫。幽冰宫不仅根本不搭理我们的求救,甚至看到后面有魔族追杀我们,也是紧闭山门,视而不见。这次十二人出去,就我一人逃了回来。”

    “幽冰宫!弥教!我金明门多年忠心耿耿,供奉无数,你们竟然见死不救!我恨啊!”少门主闻言神色狰狞地怒吼,两眼赤红。

    “少门主,现在说什么都迟了!趁着护教大阵还没破,我们赶紧走吧!走掉一个是一个。一旦护教大阵一破,我们谁也走不掉!”有诸多门人苦苦劝道。

    “父亲还在那里与魔王搏杀,我这做儿子的又岂能一走了之?”少门主摇头道。

    “魔王厉害,我们留下来也帮不了门主,反倒要拖累他。还不如先走一步,这样门主没有后顾之忧,说不定还能脱身。”门人苦劝道。

    少门主虽然知道是这个理,但看着父亲险象环生,却是很难断然下决定,况且山门之外到处是魔族,就算舍弃山门,又有几人能逃出生天?

    逃出去之后,仍然要面对其他地方涌进来的魔族,到头来,恐怕依旧没有一人能逃脱!

    “如今到处是天灾,魔灾,就算离开这里,我们又有几分生机呢?”少门主一脸苦涩道。

    “要不我们向冲吟道的仙君府求援?”一位门人突然提议道。

    “冲吟道的仙君府?”少门主闻言摇摇头道:“当年西海龙王在冲吟道设立仙君府,我们是坚定站在幽冰宫这边,不认同仙君府的官方地位。甚至我父亲也是刚刚通过开辟虚空通道,从东宁道大战中撤下来。虽然四海龙帝有法令传遍四海,但冲吟道仙君府的仙君和真君这时不来趁机落井下石就很不错了,难道还真肯出手救我们?我只恨,当年瞎了眼啊!”

    众门人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远处有一面容瘦削的男子破空而来,他人未至,已经有一柄大横刀横空而来,对着其中一位魔王当头劈下。

    这一刀威势极猛,远远劈开,虚空都被劈开,使得空间距离在这一刀面前都仿若不存在,只一刹间,冷厉至极的刀锋杀到。

    那魔王说起来也是一位较为厉害的存在,相当于中品大道中道树的道仙存在,见大横刀杀至,怒吼一声,头也不回地将粗大的铁尾往大横刀抽打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