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带提娅离开孤儿院,这一点当年的约翰最终还是做到了。毕竟对于这个孤儿院,提娅显然不可能会有太多的留恋。

    或许有那么一、两位对平时对她其实还不错的人存在——就比如说当初那个亲手将她捡回来的老修女,于是在去往伊法魔尼……乃至毕业以后,也时而会去偷偷探望一下对方,不过她所做的也就仅此而已了。

    至于当晚约翰亲口承诺过的另一点——“换一个没有人欺负你的地方”,却终究还是没能完全成为现实。

    约翰·斯图尔特只是一个从“工坊”里公派出来临时担当迎新员的人,他既不是提娅的什么人,又不可能时常去伊法魔尼校内,自然对小提娅在学校的生活不会有多少干预。

    不仅如此,提娅从约翰口中了解到的有关亲生父母的事情实际上也很有限。就像约翰无法常常去伊法魔尼一样,“石匠工坊”作为伊法魔尼下属性质相对隐秘的研究所,外人也不是能轻易就见到其中的研究人员的。

    一来二去,转念就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当初提娅鼓起勇气前来英国,约翰甚至都未能及时得知。

    但是,连约翰都是到了十多年后的最近才刚刚知道的——自己的弟弟布鲁克斯,居然一直都和那个提娅有所联系。

    与不靠谱的兄长约翰不同,布鲁克斯·斯图尔特此人生来憨厚实诚,倒是真正遗传了斯图尔特家族先祖的那份心性。

    约翰始终没有得知自家弟弟和提娅有一些联络和交流,就是因为他很清楚,弟弟布鲁克斯和提娅都是那种不擅长与人交往的性格。这个家中最小的弟弟当年曾是提娅的学长,曾有两年的共校时间,可在他看来,两人能有什么说话的机会呢?

    结果这次约翰接到所长兼二叔的指派,要跟队前往英国时,弟弟布鲁克斯突然拦住了自己,道出了他所并不了解的一些事实——自家这个在他这一代年龄最小、长相却有些着急的闷骚弟弟,竟然是喜欢那个叫提娅的小姑娘的!

    而且显然还是暗恋。

    所以……是的,之前约翰带着工坊的几人出现在意大利霍格沃兹师生落脚的小区里,着实只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他只是从美国魔法国会的情报人手里得知了提娅的踪迹之后,才想着带弟弟来斯内普这里试着与提娅见上一面的罢了。

    不过,那一趟闹成那般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在他的不靠谱上头。因为这趟伊法魔尼的“石匠工坊”派人来英,确实是有重要任务目的的,而他……说白了,只是在借着公事的名义在做私事而已。

    没看他身边才就那么两个人吗?其中一个还是弟弟布鲁克斯,这是因为他只是在途中找了个借口离队出来的。为了主要队伍那边行事方便,他自然不能轻易就给几位同事以及其他人走漏了风声。

    当然,只要小心点,他们的行程还是不虞被人发现的。

    是的,没错……除了提娅!

    提娅的魔杖,出自约翰之手,所以当远离她已久的约翰出现在距离法国并不遥远的意大利时,那支魔杖便立刻有了反应。

    当一切都有了理由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明了了起来,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

    记得提娅在离开阿不福思那里的时候,阿不福思就说过,他说她看起来“像是在害怕什么”。

    阿不福思没有看错——他很少会看错人的情绪,尤其是在他已经能够直接说出口的情况下。

    那么……如果这一切都如此简单的话,提娅又到底是在害怕什么?

    ……

    实验室里,斯内普那张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隐然间有些难得的微妙。

    提娅心中有所恐惧,这他目前显然是不知道的,毕竟就算提娅愿意将某些心绪写进信里去,那也得等信写好送来了他才能读得到呢!

    所以,眼下的斯内普仅仅是在为了约翰先前所带来的一桩的确非常简单的事情而感到……怎么说呢?有些困扰?或者……其实多多少少有些不知所措。

    是,自己有一个亲妹妹——这件事在玛卡的从旁引导下,他已经算是认下了。而且说句老实话,有一个亲人的感觉,其实还是不错的,哪怕他的性格让他总是在人前摆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可是,当突然有了一个妹妹之后……很多普通人自然而然便会遇到的问题,在斯内普这个独自生活惯了的人面前也便接踵而至。

    有一个人需要关心、需要照料、需要为其思考着想,从日常生活到身处灾难之下的保护和安置,哪一样不需要费心思?

    尤其提娅偏是一个比常人更需要别人看顾的人。

    不过还好,即使有些勉强、也有些不大乐意,可不得不说,斯内普在“如何做一个兄长”的新鲜任务中表现得还算是挺不错的。

    直到……直到一个自白说是喜欢自家妹妹的男人……突如其来地出现了!

    之前,约翰带着弟弟布鲁克斯过来会见斯内普,除了将后者喜欢提娅的事情分说了一下以外,还提出了希望能让两个“年轻人”互相再见个面之类的小要求。但是很遗憾,斯内普当场便严词拒绝了,提娅具体在哪儿,他是一点儿口风都没露。

    如果非要正经说的话,其实在如今这等形势之下,不将妹妹的所在暴露给其他人知晓也是一种对她的保护——斯内普当时当着斯图尔特兄弟的面,所表现出来的大致也是这个意思。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那个时候,他那张冷脸之下所掩藏着的却是一种名为“迷茫”的罕见心绪。

    “提娅……谈恋爱了吗?嗯,非要算年龄……其实大概已经算的迟了。”

    兴许是斯内普下意识地拿自己进行了一下对比,所以他内心便得出了这么一个多少浮于表面的结论。

    至于然后,然后他就不知道了。

    “这时候该怎么办……是的,先得问问她再说。”

    很快,在实验室里头空忙的斯内普取出了羊皮纸,茫然之际作出了与妹妹出奇相似的决定——写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