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由于斯内普一直都没有将自家那点过往对外透露分毫,而玛卡这个屈指可数的知情者自然也不会故意去给前者找麻烦,所以提娅的真实身份,知道的人还真就不多。

    然而,提娅毕竟是在美国扎扎实实地历经了整个童年与少年时代的,即使那些年来她的存在“渺小”至几近透明,对她多少有所了解的人也显然要比英国、法国等地更多。

    只是因为提娅素来怯生,待人接物从不主动,以至于大概连最先开始试图接触她、并帮助她与斯内普教授兄妹相认的玛卡都对她那生活在美国的过去知晓不多。

    当然,要说玛卡对她到底是否还有更多的了解与推测,那就没有人知道了——眼下整个欧洲范围内,连对玛卡本身的情况有所掌握的人都少之又少呢!

    是以,当今日提娅突然在阿不福思的临时酒吧里出现,并特意问起有关霍格沃兹师生具体状况时,所有人心里都多了几分疑惑。

    德达洛是如此、阿不福思多少也有一点,而在更晚些时候过来的金斯莱,显见也同样如是。

    “……呃,或许你知道,我们这里也好、麦格教授她们所在的意大利的那个麻瓜小区也好,都是专为避难而设的全封闭区域。所以,我们和那边虽然有联系,却也不是天天都会互相交换信息的……如果你想知道一周前他们那边的情况,那我可以告诉你,那边已经算是比较平稳地安顿下来了……至于这一礼拜怎么样,我也不清楚。”

    金斯莱无疑是个很实在的人。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做事务实、待人和善诚恳,低调稳重却又不失个人魅力的这么一个人。

    因为当初提娅在布莱克老宅落脚时金斯莱也时常会在那边进进出出,对于这个有些过于怯懦怕生的女人,即便肯定谈不上熟悉,他却也不至于太过陌生。

    不过对于提娅来说,像这样一位起码算是“熟面孔”的对象,至少说起话来是轻松了许多……好吧!看样子终究还是有些紧张的。

    “沙克尔……先生,谢谢你的解答,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帮我递一封信去那边。”

    待得提娅捧着早已经空了的玻璃杯,吞吞吐吐地说完这句话后,金斯莱这边也不免有些好奇。

    当然,打听对方的信件内容肯定是不太合适的,哪怕以现如今的形势,未必就不能那么做,可他对提娅还是有足够理由给予信任的。

    “是写给谁的?我能知道吗?”金斯莱退而求其次般地尝试着问了一句。

    既然是书信,那自然是需要写上收信人的,就算没有这一问,到时候信件拿到手里也自然会知晓。所以他这时候开口问出这个问题,也无非就是在好奇之下向提娅展现自己的坦然了。

    要知道,信任从来都是相互的,金斯莱希望能与提娅好好相处一下——以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的身份。

    而这,也是金斯莱一直以来都能有个好人缘的原因所在。

    只可惜,目前的提娅依然是无法察觉到金斯莱所展露出来的这份善意的了,因为她从小就没有什么朋友,更不懂得如何交朋友。哪怕她在与兄长相认以后,已经要比过去放开了许多。

    “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

    对对方的信任交换一无所觉的提娅,只是很诚实、却也很纯粹地给出了她的回答,并且显然没有任何后续的解释。

    “哦,是吗……呃,斯内普教授?”

    金斯莱在听罢提娅的回答之后又下意识地稍等了等,在没有等到提娅的更多话语之际,却这才对“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个有点意料之外的名字有了相对应的反应。

    是的,由于斯内普人缘向来不太好、来去又总是颇为“孤僻”,即使是金斯莱也知道,除了曾经的邓布利多和玛卡,平日里是很少有人会主动联系这个同在凤凰社内做事的“战友”的。

    像如今各方面时常都会与麦格教授产生联络,弗立维、斯普劳特、斯拉格霍恩等教授也偶尔会有人主动问候,可斯内普却几乎从来都没有人给写过信,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却没想到,眼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希望能给斯内普写信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虽说提娅总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以至于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什么存在感,可不得不说,她的相貌还是挺不错的。有这么一位生性怯懦的女性突然像是鼓足了勇气般从屋子里跑出来,于灾难之下主动关心起了斯内普的安危,这让一向没什么八卦心理的金斯莱也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了起来。

    “难道一直保持单身的斯内普先生终于也要告别一个人的日子了吗?”

    虽然脑海中莫名跳出来的这个念头使得金斯莱有些浮想联翩,可他到底还是足够稳重,没有表现出来分毫。略略一回神,他便转而道:

    “噢,当然!没问题……你信写好了吗?写好了可以直接交给我,我会去联系布洛瓦家族的人帮忙送去意大利的。”

    “啊,还……还没有,不过……明天。”

    就和刚才一样,提娅依然丝毫没有察觉到金斯莱那稍有些奇怪的停顿,只是自顾自地垂着眼帘,小心翼翼地说道。

    再之后,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的提娅没有再在阿不福思这里多作停留——她仍旧很不适应与人相处的氛围,特别是时间渐晚,临时酒吧里人也越来越多。很快,她就低声告别,起身离开了。

    看着提娅的背影在门口消失不见,金斯莱这才转过身来,冲着吧台内的阿不福思道:“开瓶勃艮第吧,今天适合碰碰运气……对了,这位小姐今天是什么时候来的?”

    “大概一个小时前吧!”一旁的德达洛代为回答道。

    吧台内,阿不福思起初没有说话,只是反手从后头的酒架上抽出了一个红酒瓶,熟练地开瓶、倒酒、醒酒。

    末了,他才似是有些不经意地随口道:

    “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像是在害怕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