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怕你?

    你哪只眼睛没看见我怕你了?

    明摆着的事啊?

    舒宁能感觉到热乎乎的气体喷在脸上, 哥哥近在咫尺,威胁感十足, 舒宁试着动动身体,不行, 被舒恒禁锢了,除了头, 我还能控制什么?

    慢慢先睁开右眼瞄瞄情况, 哥哥的脸非常严肃, 眼神无比专注,仿佛沉静一万年似的,眨都不眨!

    舒宁最佩服舒恒的这个属性, 太吊了。

    “你怕我?”

    舒宁心跳加速, 有种要糟的感觉, 赶紧张嘴想说不怕, 舒恒忽然头贴在他胸口,舒宁刹那间傻掉, 眼孔猛缩,完了完了完了我废了, 心跳咚咚咚像敲鼓似的, 耳残才会听不见,这回想哄哥哥是不行了。

    此刻的舒恒危险至极,压在上方, 紧紧的俯视:“这么怕我?”

    舒宁眨下眼睛,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上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 结果要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哥哥最可爱,虽深藏不露,却从没把我当对手,就算接连作死陷害恨不得喝血,都能被原谅,甚至人死后,还去调查原因想报仇。

    重生了,一切都可以改变,舒宁想着这些慢慢的就冷静下来了。

    舒恒虽然恐怖,但他为什么会这样?担心我怕他,想跟我亲近呗,也许只是表达上有缺陷罢了,常言道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在某方面有缺陷,舒恒的缺陷很凸出,太高冷,冷到没几个人敢接近。

    呼出一口气,哥哥等急了,连呼吸都重了。

    无法动弹的舒宁只好亲了亲舒恒的脸蛋,包括鼻尖跟下巴:“哪有弟弟不怕哥哥的?”

    “……”

    “怕,也是敬畏,我很喜欢哥哥,敬着哥哥。”

    “你不让我亲。”

    “这不一样,”舒宁瞧了眼降下来的挡板,这东西挡不住声音,微微皱眉之际,舒恒用手指将舒宁的小脸挑回来,舒宁只好继续这个话题,贴近哥哥耳边:“可以亲~但不能是嘴!”

    “这个话题以前说过了,今天不讨论。”

    “……”我……我……艹

    “继续。”

    “这个话题晚上讨论。”

    “可以。”

    “哥,你压着我了。”

    舒恒居然挑了一下眉:“压着你怎么了?不让亲还不让压?”

    你妹的,舒宁不那么害怕了,鼓起勇气瞪一眼:“我大了,害臊了行不行啊?”

    舒恒点头,同意舒宁这个解释,把小人拉起来,舒宁立马闪到另一边坐好,哥哥什么的,太缠人了,别人家的哥哥也这样吗?→-→

    终于可以看看风景了,首都繁华,到处都是楼房,比一线c市强一些,舒宁上辈子见惯了高楼大厦,现在的首都自然比不上二十年后,舒宁没多少兴趣,目光却很亮,到处都是商机啊,不玩几票对不起自己啊!

    舒恒没来缠小人,目光幽深,若有所思。

    别墅很快就到了,这个小区管理的很严,外部车辆进不来,附近好几所学校,都是中学跟高中,a大稍微远了一丢丢,开车要一个多小时,舒恒在想什么?为了我就近上学吗?还真是体贴的好哥哥。

    上辈子舒宁不讨人喜欢,秦玉镯有心磨炼他,于是让舒宁去首都上高中,一来避人耳目,二来特训到深夜也没关系,拔苗助长,速学成材,舒恒太优秀,舒宁想超过,只能靠勤补拙,付出无数心血。

    舒宁眯着眼睛打量别墅,偶尔瞧瞧舒恒,就算付出无数心血又如何?跟十八岁的舒恒一比还不是渣渣╮(╯▽╰)╭

    这栋别墅真的非常别致,跟二十年后的设计水平差不多,大气庄重,院子里景致也特意漂亮,有松树、秋千、各种花朵奇石,中间的小路是石子铺成的,弯弯曲曲,其中一朵莲花居然是照明灯,不特意看还真瞧不出来,融入环境真的很逼真,整个院落美轮美奂,颇有意境。舒恒拉着舒宁往里走,里面更好,温馨的就跟家一样,墙上甚至还挂着两人的巨幅照片,什么时候拍着?正是海边时舒宁回头招手笑,舒恒默默注视的画面。

    “喜欢?”

    舒宁点点头:“真好。”

    客厅里的大沙发围成一圈,中间是茶几,茶几四周还包了一层,防止磕磕碰碰吗?哥哥有心了。

    正对面是家庭影院,两边有音响,墙体设计的非常新颖,里出外进的还有小格子,格里放着小盆景跟小配件,左边是整体的落地窗,右边有个超棒的吧台,里面放着各种红酒高脚杯之类的,应该是舒恒专区,棚顶有水晶吊灯,楼梯跟房顶墙壁大部分都是白色的,跟普通人家一样。

    咦,悬空楼梯下面还挂着吊坠,一排排的小照片,都是我啊!舒宁瞪着眼睛,上手顺了顺,一个客厅就有这么多惊喜!那么房间呢?舒宁有些迫不及待,舔了舔嘴唇,回头看着舒恒,舒恒没动,只是抬了一下手。

    太坏了,都不陪着我!哼,我自己上去。

    舒宁微微笑着,一步步往楼上走,哇,入眼的一切真的非常合心意,惊喜连连,舒宁唯一不满意的是卧室,为什么只有一间?一楼有健身房跟客房,舒宁看见了,里面干干净净的压根没有床,舒恒这是打算……哦,他住校。

    舒宁去了隔壁房间,打开柜门,里面一排排的全是衣服,另一个柜子里全是小几号的,给谁穿的不言而喻。抽提里全是领带、袜子等,另一边有手表、领带夹等配件,很全嘛,不愧是舒恒。

    另一个房间是书房,里面没什么特殊的。

    三楼三分之一是房间,一半墙体,一半是玻璃的,放着天文望远镜等设备,水晶桌上还摆着棋盘,不错哦。

    另外三分之二露天,四周雕花栏杆挺安全的,有躺椅,盆栽,还能打高尔夫球。往楼下看去,别墅后面的院子里有游泳池,半个篮球场。舒宁摸摸鼻子,就算哥哥有心圈养我,也是无比用心了。

    下了楼,舒恒坐在沙发上,喝着佣人煮的咖啡,舒恒手一抬,几个佣人纷纷介绍自己,舒宁也一一记下,尤其是司机,这人为什么分配给我?他不是舒恒的心腹吗?上辈子一直给舒恒开车的。

    莫名其妙,心里却十分甜蜜。

    “先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然后开饭。”

    分别给舒高跟舒城秦玉镯打了电话,舒恒拉住舒宁的小爪子,往桌边走去,桌子不大,能坐四个人,就两个椅子。

    食物不多,各个精致,菜肴色香味俱全,都是舒宁平日里爱吃的,舒恒夹起茄条放在舒宁碗里:“爱吃的也不能总吃,营养均衡很重要。”

    “知道了,哥哥也吃,”舒宁连忙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在舒恒碗里。

    舒恒话少,一顿饭吃下来,安安静静,偶尔响起筷子声也没人说舒宁失仪,多好。

    当天下午,舒恒跟舒宁下棋时,说了一嘴未来计划,比如高中学习比较紧张,若是觉得吃力,可以找家教,人既然带出来了,成绩自然不可以太差,舒恒说的明白,舒宁心里也有数,上过一次高中了,肯定没问题。

    接着就是住校问题,舒恒说他会每周回来,舒宁表示不用,怕哥哥来回跑累。

    舒恒目光幽深了,舒宁欲哭无泪,好吧,你回来,我可喜欢你回来了行吧╮(╯▽╰)╭

    正常情况下,舒恒外出上学,不应该把舒宁带出来,家里有妈有爸还有爷爷,才十三岁的人,需要家长照看。但是舒家情况不同,秦玉镯教子无方,又心思歹毒,舒恒不放心舒宁面对这些,还是放在眼皮子低下养着比较好。

    这栋别墅防御极高,保镖二十四小时在岗,出入有司机跟着,入口的食物也非常安全,就连做饭的阿姨,都是舒恒某个保镖的母亲,可以信任。

    外面天色黑了,舟车劳顿,舒宁也累了,舒恒跟小人一起吃晚饭,之后泡澡聊天,晚上睡觉时,舒宁对着床发呆,好大好大,能躺五个人了,哥哥一旦去了学校,我岂不是很寂寞?

    “可以打电话。”

    那是情侣干的事,舒宁叹息:“我不小了。”

    “我看看,”舒恒话落,直接扒了弟弟的上衣,还说不小?小豆豆,尖下巴,腹部白白的,脱裤子,小牙牙也嫩嫩的,舒恒目光没有任何鄙视的意思,拿出一套正常的睡衣,往弟弟身上穿。

    又换?不对劲!舒宁亲眼看过后才放心,伸手抬脚,穿上躺好。

    今天舒恒很老实,静静的躺在旁边,等小人呼吸平顺了,才扒了弟弟的裤子,换上有尾巴的。

    猫尾巴长,一节一个颜色,是舒恒喜欢的黑白双色,满意了,才给小人盖上毯子,亲了亲额头,轻手轻脚的拿起手机出去了。

    舒城还没睡,正在书房里处理公司的事,手机忽然响了,是长子的。白天打过了,夜来又打肯定是有事。

    舒城放下手头的重要文件:“喂?”

    “爸,有些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很重要。”

    “说吧,跟宁宁有关吗?”

    “嗯,”舒恒侃侃而谈,将今天车里发生的事说了,舒宁既然提议让舒恒管公司他管家,明摆着有问题,爷爷打什么主意舒恒明白了,自然也必须让老爸有心里准备:“舒耀还没出生,爷爷就已经在未雨绸缪了,他放弃了宁宁。”

    “……”

    “爸,你还是早作打算吧,舒家的事我没资格参与,若是你也选择舒耀,就把宁宁留给我。”

    呵呵一笑,舒城有些无奈:“说的好像他不是我的儿子一样,好了,我会看着办的,你照顾好自己跟宁宁,首都……你亲爸那边联系你了吗?”

    “暂时没有。”

    “你有什么打算?”舒城低着头,目光暗了暗。

    “等着他们来求。”

    “别这样,到底是一家人,而且当年是我不让他们接你走的,”舒城确实很有刚,谁来都不给,就当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爱咋咋地,要杀要剐一条命,拿去。舒氏在c市算顶级豪门,在首都还不行。

    可舒恒不这么想:“爸,我知道你怕我硬碰硬吃亏,妈临终前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她不许我原谅他们,而且当年爸能留下我,是首都两大家族互相制衡的原因,那个人的未婚妻也不是吃素的对吗?”

    “恒恒……”

    “他们婚后,有了儿子跟女儿,而我是被放弃的那个,如今死了儿子没有继承人才急着要我回去,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谁养了我,就是我的父亲,跟提供蝌蚪的人无关。”

    “你妈当年跟你爸是真心的,你妈知道有未婚妻这个事……你妈太心高气傲,都没给对方解释的机会跑回家的,你亲爸当年追来了,是你妈硬是让他死心的,都没说怀孕的事,后来嫁给我,生的月份不对,他才又找上门的,你妈以死相逼让他走,实际上,你妈至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我,她太高傲了,就像天上的凤凰,绝不低头。”

    “若是一开始就说明情况,我相信我妈跟他会一起面对,而不是被那女人找上门打一巴掌。”

    “恒恒,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理解你的想法,但大人的事,当年有特别特别多的遗憾,我们当时太年轻太意气用事,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你亲爸我也认识,不是负心人,”舒城一顿,声音暗哑的又说道:“其实我也有错,不该趁虚而入,我跟你妈是青梅竹马,自然了解其心性,求婚成功后马上领证,不给她后悔的机会,也没给你亲爸反应的时间,说到底,你也该恨我的。”

    “不会……你若没求婚,我就不存在了,”舒恒了解姥爷的个性,他主张打掉,而且妈妈当时非常伤心欲绝,也是想打的,说到底,舒恒还是最感激舒城的,无私的爱,无私的奉献,无私的分享一切:“爸,你永远都是我爸。”

    “嗯,好!”

    “别说我的事了,宁宁才十三,刚回家不久便挑明立场,未免太懂事了,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爸,你该多留意留意身边了。”

    “我明白,她翻不起浪。”

    “她对于我们来说自然翻不起浪,可亲生儿子呢?”

    “我懂了,小恒……”舒城叹口气,目光无比柔和:“在首都不比家里,好好爱惜自己。”

    “我会的爸放心。”

    通话结束了,舒恒站在落地窗前久久无语,心里仿佛出现了一个大洞,爸说的没错,妈临死前抱怨的那些话也是真的,上一辈子的事犹如过眼云烟,是是非非牵扯不清,如今妈怨恨的那个女人修身养性住在寺院,也不知是死了儿子伤心欲绝,还是没了靠山家族失势被赶走的,如今什么阻碍都没有了,为了一个“上了户口”的放养子,还真是费尽心思。

    明明是八月末,为什么感觉冷呢?

    舒恒回到房间里,躺在舒宁身边,将小人搂入怀里才觉得好很多,暖暖的,弟弟睡得很沉,小嘴粉嫩嫩的,让人迷/恋。舒恒今天有些失常,靠过去,轻轻的贴上,碾压、舔/舐好一会儿才意犹未尽的停下,弟弟还小,好好养着吧。

    次日一早,可想而知的吼声来了,弟弟总是这么有精神。

    舒恒单手支头,面无表情,内心愉悦:“别脱,脱了就只能光着了。”

    怕你啊,舒宁脱了裤子,光着小/屁/屁到处找睡衣,居然没有?隔壁全是外衣,舒宁黑了脸,一顿一顿的看向舒恒,这货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的!!!

    舒恒拿起猫尾巴裤子,递给舒宁,舒宁不屈服,接手后把尾巴扯下来,穿上,哼,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绝对不穿。舒宁藐视的扫一眼舒恒,雄赳赳气昂昂的下楼了。舒恒若有所思,怎么才能让弟弟心甘情愿的穿上情/趣/服/装呢?

    早上是清粥小菜,舒宁觉得赢了舒恒心情美,多吃了一个包子。舒恒态度淡淡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落在小人身上:“十点出门,带你到处逛逛,有想去的地方吗?比如……”舒恒说了几个最有名的地方。

    舒宁摇了摇头:“不想出去,明天哥哥就走了。”说的真心话。

    舒恒一顿,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瞬:“好,今天一整天都陪着你。”

    两个时辰后,两兄弟正坐在沙发上说着英语对话,外面走进来几个人,保镖带头,舒宁看向舒恒,舒恒向舒宁介绍家庭医生,以后舒宁有什么事都可以叫他,二十四小时的,双方认识以后,才知道这是上门体检( ⊙ o ⊙ )

    舒宁一假期居然长了3厘米,体重也增加了两公斤,可喜可贺。

    舒宁也觉得不错,刚摆上笑脸,就听见医生对舒恒说太小太矮,骨龄才十岁等,需要多运动什么的,摔~继续摔摔摔!

    中午在后院树下吃烤串,舒宁喜欢什么,舒恒都记着呢,自己亲手烤,第一个糊了,真的,糊的连肉都不认识自己了。第二个还算好,第三串完美!舒恒干什么都很有天赋,舒宁只管吃,喝第二杯饮料时,哥哥大手伸过来拿走杯子喝掉三分之二。

    舒宁嘴角抽了抽,无可奈何,舒恒这是怕他贪杯吗?╮(╯▽╰)╭饮料而已啊大神,要不要这么龟毛?

    “晚上让你喝一口红酒。”

    卧槽,真的吗?舒宁又高兴了。

    弟弟很好哄的,可爱极了,舒恒眼神闪过笑意,将烤好的香肠递过去:“阿姨自己做的,纯天然没污染。”

    舒宁来一根,确实不错,里头全是肉,却一点都不腻,有了这么个阿姨……我是不是天天得回家吃了呢?哥哥的心思不至于“精致”到这份上吧。舒宁刚摇头放弃,哥哥又递过来一串鱿鱼,这肯定不是阿姨养的!

    “从海边运过来时是活的,很新鲜。”

    “……”舒宁!今天是二十年后吧?二十年前离海远的城市很少有新鲜的,都是冻的,当然了,大饭店还是有新鲜活物的,价格不菲:“哥,你别忙了,你也吃吧。”

    “没有手了。”

    好吧,我喂你,舒宁拿起一根烤好的香肠递到舒恒嘴边,舒恒一手烤着鸡翅,一手忙着翻烤羊肉串……这种画面谁有资格亲眼目睹?舒宁美滋滋的,被哥哥伺候什么的,习惯就好,哈哈哈~\(≧▽≦)/~

    “你笑什么?”舒恒好奇了。

    “没,只是觉得哥哥你好厉害,再来一条烤鱼吧!”

    “好!”舒恒宠溺的瞥一眼,把烤好的鸡翅抽出铁棍,放到盘子里搁在小人身边,再拿起鱼:“需要点时间,先吃别的。”

    “嗯,”哥哥话越来越多了,变得好亲切,舒宁黯然失色的低着头,拿起鸡翅吹吹气,哥哥走了以后,我会寂寞的吧……

    脸颊一热,被哥哥偷亲了,舒宁翻个白眼:“哥,学校里可没有弟弟,你怎么办?”

    “白天打电话,晚上视频。”

    “……”都想好了呀?没成就感,舒宁一激动,烤翅差点掉地上:“我才不理你呢!”

    “那我半夜跑回来亲你的嘴。”

    哈哈哈大笑,舒宁心情好了,哥哥也会开玩笑,真逗。过些日子,当舒宁喝多了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一吃两个小时,说说笑笑,舒恒搂着小人的肩膀上楼,一起刷牙洗脸,睡午觉。舒宁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摸屁/股,果然有一条尾巴,超级无奈的伸小短手捏住身边的俊颜:“哥!哥!哥!”

    “怎么了?”小手力道不大,舒恒没拍开。

    “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尾巴,”舒恒伸手摸了摸,感觉不错,还碰到了小手手,异常心悦:“挺好的。”

    “我说过了我不喜欢!要说几百次啊?”

    “我喜欢。”

    “……”你赢了,舒宁起身脱裤子,舒恒坐起身看着,目光暗了暗,里面没有小内内,什么都看光了,舒宁不觉有它,一点都不避讳,但是这次的大尾巴为什么扯不掉,咔嚓,裤子漏了一个大洞,怎么穿啊?

    “没有别的裤子了……”哥哥高冷。

    传说中的活裆裤么?Σ( ° △°|||)︴哥哥太坏了,舒宁目光悠悠扫向舒恒,他身上这条大裤子不错,危险的眯起眼睛,舒宁蓄势待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