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姜芃姬看着炸锅刷屏的群,忍不住将视线转向颜霖。

    “群里的人……你的意思是……全忘了喝孟婆汤吗?”

    颜霖一脸沉重,“倘若人间真有地府,真有孟婆汤,估计不是孟婆玩忽职守便是她卖假药。我与正泽都是生而知之,两家抱着孩子串门的时候相认的。某个巧合下,我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熟人。其他人要么也是如此,要么就是有什么契机刺激记忆,中途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某个巧合?”

    颜霖道,“几百年前就作古的人重回人世,怎么听都像是中了邪,胡说八道的。我与正泽也不想与这一世的父母疏离,只能尽可能隐瞒,只当前世种种是忘了喝孟婆汤。除了多一段人生记忆,我们与寻常人无甚区别。但前世的种种尤其是随便就能遮掩的,总有露馅儿时候。”

    “你们露馅儿了?”

    颜霖忍不住露出点儿骄傲的神色,眉梢飞扬。

    “不是,是我们发现了其他人。”

    “谁?”

    杨涛给姜芃姬看了一张照片。

    “陛下猜猜这两人是谁?”

    姜芃姬定睛一瞧,发现图片上是一对男女。

    男人身材高大魁梧,根据照片背景目测,应该在一米九到两米之间,壮得像是一堵墙。

    尽管这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革履,但凶狠刚毅的眉目却让人忍不住猜测他是混黑的。

    男人身边站着个妆容精致,身穿白色一字肩礼裙的女人。

    看到女人的容貌,脑海便忍不住冒出一句话——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也不过如此了吧?

    姜芃姬看着照片中男子极具占有欲的动作,默了。

    “这是正图和慧珺?”

    杨涛赞道,“陛下好眼力。”

    符望,某军区大佬的孙子,年纪轻轻便用命拼了好些实打实的功勋。

    慧珺,某大学金融系大一生,因缘巧合下被某个亲戚导演拉去救场演了个女二,

    她将电影中的祸国妖姬演绎得淋漓尽致,一举拿下某奖最佳女配。

    符望是从小带着记忆的,慧珺则是中途记起来,两人初次相遇也比较巧合。

    妖艳外表的女星戏路比较窄,一个不慎还容易招黑,慧珺那时候就面临着全网黑的局面,与她有资源竞争的女星一个劲儿黑她。没多久,慧珺给某直播综艺当了一回飞行嘉宾,碰巧撞上无聊客串教官的符望。符望这货就当着所有摄像机的面壁咚她,直接说“我对你一见钟情,我想娶你”,慧珺骂他不要脸。符望却道“男人追媳妇还要什么脸,要脸的都单着呢”。

    于是,这一期焦点就是符望尬撩慧珺,两人拍完综艺就去领证。

    全网网民:“???”

    杨涛兴冲冲又调出一张照片。

    “陛下猜猜这又是谁。”

    姜芃姬仔细一瞧,发现这是一段短视频。

    场景应该是某个阶梯教室,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向男人求婚。

    男人看着大概三十出头,鼻梁架着金丝边框眼镜、气度成熟,听视频背景,应该是个教授。

    少女是他学生。

    姜芃姬猜不出来,但她可以用排除法盲猜一个。

    “怀瑜和静娴?”

    杨涛给她竖大拇指点赞。

    “不愧是陛下,一猜就中。风瑾这老古董非得说自己比魏静娴老了多少多少不合适,逼得人家小姑娘一成年就拿着身份证跑他学校,当着数百个学生的面求婚逼婚,场景可热闹了。上辈子老夫老妻,他风怀瑜还真能忍受转世后的老婆嫁给别的男人?我看就是矫情。”

    姜芃姬:“……”

    不,她倒是觉得人家乐在其中。

    没发现视频中的男人被求婚又露出得逞的笑吗?

    杨涛似乎喜欢上这种你猜我猜的游戏,又给姜芃姬看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的青年抱着安全绳一个劲儿说自己恐高,打死他不肯跳下去。

    “我还要去做辩护方案,大总裁,你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这个可怜的小律师吧。”

    女人比青年大一些,如果说青年还带着小鲜肉的气息,女子便是熟透的蜜桃,一举一动带着成熟的风韵。看这情形,两人似乎是在蹦极?姜芃姬猜不透了,这两人是谁呢?

    韩彧也没这么怂啊。

    杨涛道,“是韩文彬和芈婳,他们都是结婚之后才慢慢想起前世的。”

    姜芃姬忍不住翻白眼。

    她是知道韩彧和芈婳这对半路出家的夫妻,根本没半点儿夫妻的样子。

    怎么这一世会搅和到一块儿?

    杨涛解释道,“文彬那会儿是刚毕业没多久的愣头青律师,他帮人打官司,赢了,被人家芈大老板看上了。大老板的原话是——官司可以输,但这人我必须睡到,看到的第一眼就想睡——啧,文彬这辈子这张脸比上辈子还那啥,混娱乐圈不好嘛,非得一头栽进这条不归路。”

    这就是一个霸道女总裁硬上愣头青律师的故事。

    起源于法庭上的见色起意→_→

    如果韩彧去混娱乐圈,说不定就是金主霸霸包养小鲜肉。

    姜芃姬扶额,“还有谁?”

    杨涛从相册中调出一张婚纱照。

    姜芃姬一眼就认出这两认识谁。

    “汉美和婉儿?”

    他们这是组团忘了喝孟婆汤?

    还是说,团购了一批假的孟婆汤?

    杨涛笑着道,“很明显吧?一眼就认出来了。”

    姜芃姬:“……”

    李赟这张脸跟前世就一毛一样好嘛,瞎子才认不出来。

    这一世的李赟出身武术世家,祖上与姜朝谢氏一脉有着深厚渊源。

    他跟上官婉相逢的时候,人家还是个十五岁的高一生,愣是憋着憋到了成年才结婚。

    结婚那天,李赟笑得跟憨货似的,白瞎了他这张能混娱乐圈的盛世美颜。

    杨涛手机中的相片还挺多。

    “杨靖容这一世倒是好运气,煤老板的儿子,别的没有,就钱多。”

    作为煤老板的儿子,杨思应该是喜闻乐见成为坑爹炫富富二代,结果——

    他成了吃播主播啊啊啊!

    这爱好真是前后两世都没有改。

    上一世也是,这货为了吃一顿生蚝,六十来岁还颠颠儿南下。

    姜芃姬:“……”

    丢人,真是太丢人了!

    “弄琴呢?”

    杨涛道,“杨靖容过了三十被家里人压着去相亲了,相亲的时候碰见姜将军。”

    两人相亲对象还都不是彼此。

    姜芃姬:“……”

    杨涛又翻出了其他照片,絮絮叨叨说了许久。

    “姜朝老年人互助有爱养老协会”几十号人,几乎将姜朝那一代一网打尽了。

    姜芃姬深深同情当代的姜皇室。

    一堆与祖宗同时代的老家伙不甘心从黄泉爬回来,这得多心累?

    不能处理,只能当祖宗一样哄着捧着。

    “我刚才看到什么元德亲王……是卫応?”

    杨涛笑道,“卫応,当代姜皇室的亲王,算是你的后代了。还有老冤家聂良,聂光善,他目前在天华大学任教。对了——群里有一个人你一定得认识一下,我想陛下应该很感兴趣。”

    “谁?”

    杨涛在群里发了一句话。

    “@宠妻教授柳佘,炸坟的,出来挨打!”

    几十号群成员纷纷复制这话。

    姜芃姬:“???”

    柳佘这货干了什么?

    杨涛道,“他炸了你的帝陵。”

    姜芃姬:“……”

    杨涛道,“陛下怕是不知道,您的帝陵可是全国五星级旅游景点,我们每年聚会必去。”

    别人聚会一般都是去哪里游玩,他们这群人是组团去参观姜芃姬的帝陵。

    追忆往昔,围观陛下与“某陌生男尸”。

    姜芃姬:“……”

    (╯‵□′)╯︵┻━┻

    这些臣子踏马都是假的吧!!!

    杨涛将一群人都介绍一遍,遗憾地道,“可惜了,子孝和文证一直没找到。”

    姜芃姬哼哼两声。

    这下要轮到她炫耀了。

    姜芃姬用炫酷的智脑放了两段立体投影视频。

    半长头发束在脑后的青年正伏案作画,似乎察觉到偷拍者的视线,唇角噙着笑转过头。

    “芃芃。”

    杨涛:“???”

    这难道是……卫子孝?

    姜芃姬切换另一个视频。

    这次的主角变成一个神情冷硬的青年,他身上军装制式与姜芃姬身上这套风格一致。

    “元帅阁下,这是今日送来的文件,还请尽快审批。”

    杨涛看着青年陌生的脸,神情有些懵。

    这是……

    姜芃姬道,“文证。”

    杨涛:“……”

    过了一会儿,他崩溃道,“卫子孝也就算了,为什么亓官文证也能转世到星际时代?”

    姜芃姬还给杨涛炫了一下自家全家福视频。

    她与卫慈站中间,大女儿姜琰站右边,儿子卫琮站左边,胖丫头姜琏开心骑着他父亲的脖子,笑呵呵露出光秃秃的牙床。卫慈只能苦笑着一手抓着她的脚丫,另一手托着她的背。

    姜芃姬这次穿越之旅维持了三天。

    见了这一世的故人,放下一切负担,纵声高歌,聚会玩闹。

    前世今生所有遗憾都在一场狂欢中释然。

    姜芃姬醒来的时候,她回到了熟悉的世界。

    唯有智脑中储存的影像告诉她,她经历的那几天不是梦。

    姜芃姬抹了把脸,给卫慈发了通讯。

    卫慈刚下课,学生还未退。

    “子孝,我想你了。”

    卫慈听得面红耳热。

    “学生都还在呢。”

    姜芃姬道,“我知道啊,但我就是想你啦。”

    卫慈道,“过会儿便下班回家。”

    姜芃姬道,“我知道啊,但我就想听你说也想我了。”

    卫慈只能道,“是,一直想着呢。”

    一众学生:“……”

    几个小时后,两个话题上了热门。

    #我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元帅阁下隔三差五要给我们塞狗粮#

    #联邦催婚的阴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