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古敏穿越这么多年,从未想过自己会嫁给历史上的大渣男柳佘。

    成婚之前还很忐忑,成婚之后却觉得柳佘也不是一无是处,调教好了也是人模人样的。

    婚前的柳佘勉强适合当个小狼狗男友,但距离合格的丈夫还是缺了点儿距离。

    为了自己的未来,自然要好好调教调教。

    例如纠正不良习惯,戒烟戒酒戒暴饮暴食,平日还要学着她强身健体学习武艺……

    “我学这个作甚?”

    柳佘很是不解,那些稀奇古怪的习武动作真的很羞耻。

    每日早晨天不亮就要起来锻炼健身更是让他痛苦,他前些年头悬梁锥刺股都没那么累。

    古敏哼道,“为了日后我家暴你的时候,你不至于被我打死。”

    柳佘嘴角一抽,郁闷道,“……你认真的嘛?”

    古敏忍俊不禁道,“你说呢?瞧你弱不禁风的模样,我平时说话都要克制着,难受。”

    柳佘:“……”

    倘若他不是瞧着弱不禁风,是不是古敏一个不爽就要把他往死里打了?

    不久后,古敏发现自家新上任的丈夫还有些直男癌和沙皮大男子主义思想。

    “看样子光是强身健体还不够,还要从思想上掰正才行。”

    柳佘问道,“我思想怎么就歪了?”

    古敏道,“三观不正,我怕你人到中年会吃亏。”

    历史经验告诉她,宸帝陛下思想先进,柳佘这个老古板冥顽不灵,迟早要被陛下修理。

    古敏调教人可不是一步到位,反而是细水长流,一点一点试探底线,不知不觉间进行改造。

    柳佘没发现这点,但柳佘的母亲却发现了。

    自打古敏进门,原先还和她亲近的儿子疏远了自己,越发不受掌控。

    婆媳问题自古以来都是不可避免的难题,更别说这位婆婆与古敏母亲年轻时候有段恩怨。

    婆婆时常仗着身份刁难古敏,古敏也不气不恼,扭头便将难题甩给了柳佘。

    搁在古敏看来,所谓的婆媳问题不过是夹在中间的儿子万事不管的结果。

    婆婆越是折腾,柳佘越是和她离心,古敏则抽出更多时间和精力经营自己的生意。

    柳佘这个怨夫有意见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账本有他好瞧?

    “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你这么努力作甚?多瞧瞧我不好吗?”

    “不论是男是女,总该有自己的事业和经济来源。说了你也不懂。”古敏悠悠打着算盘,结算一整年的收益,每一年的利润都在翻倍拔高,看着富裕起来的小金库,她格外舒心,笑着对柳佘道,“手里有银心里不慌,倘若你日后娶小妾,我也有资本多豢养几个面首解馋。”

    柳佘也习惯了古敏的说话风格。

    总觉得跟她多说两句就要折寿,但是不说又要立刻毙命。

    这大概就是死缓和死刑的区别。

    “面首能有我好瞧?”

    大概是为了与古敏梦中的渣男彻底切割开来,柳佘对古敏是百依百顺,又因为自家老婆在士族贵妇圈子混得太过风生水起,每次宴会结束都能收获一堆的喜爱,他心中的危机感就没降下来过。柳佘也是不明白了,古敏私底下说话这么不客气,为何还有这么多女子爱慕?

    等他悄悄见了古敏参加宴会才恍然大悟。

    这人不老实!

    当着贵妇是一套,温柔似水、端庄大方又不失洒脱英气,当着他就是另一面,嘴巴超级毒!

    更甚者,柳佘还隐约听说某家贵妇暗示古敏要与她闺中磨镜,他的神经就崩了。

    外头一群的女人觊觎他妻子,妻子又时刻想着养面首,真当他脑袋是草原可以放羊跑马?

    “面首是不如柳仲卿郎君好瞧,但人家以数量取胜。要知道同一张脸,瞧久了没新鲜感。”

    柳佘牙酸道,“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古敏笑语晏晏道,“我还什么事儿都敢做呢。”

    柳佘咬牙道,“纳妾?这辈子都不可能纳妾,你也别做梦想养什么面首,这辈子都不可能!”

    古敏笑得意味声长,看得柳佘又气又怒。

    大概真是爱惨了,婚后他对古敏的喜欢是一日浓过一日,明明古敏没有寻常妇人身上的温婉贤良,可他就是喜欢得不得了。约莫真像母亲说的那般,他的脑子中了毒了,彻底没救了。

    “不,我倒是觉得你是粉丝滤镜有半个地球直径那么夸张的缘故。”

    古敏听着丈夫每日剖析告白,忍俊不禁地吐槽了一句。

    “何为粉丝滤镜?”

    古敏笑着道,“深爱一人,双眸永远只看得到优点,忽略缺点和不足之处,这就是粉丝滤镜。粉丝滤镜越是厚,表现得越是夸张,乃至无可救药,连人家的缺点和不足都奉为圭臬。”

    柳佘煞有其事地捏着下巴道,“我大概就是无可救药了,唯有你能纾解续命。”

    古敏又道,“不止如此,我还怀疑你有抖m的倾向。”

    柳佘眨了眨眼,虚心请教。

    “抖唉母是何物?”

    古敏摩挲着下巴道,“抖m就是泛指有受虐倾向的人物性格和心理倾向,你有受虐癖啊。”

    柳佘对这个判断不怎么赞同。

    “只有对你是这样。”

    这也不是受虐倾向,他只是不忍伤害古敏而已。

    希望她能属于自己,希望自己能将最好的都捧到她面前。

    古敏忍不住红了老脸。

    她又不是铁石心肠,被柳佘每日一告白,老人家哪里吃得消。

    二人成婚一年未有子嗣,柳佘母亲意见极大。

    她做主给柳佘塞了通房丫头,诚心要恶心古敏,结果却被柳佘通通打包送了回来。

    “儿子有她一人就够了,传宗接代的事儿还有大哥呢。”

    柳佘不是嫡长更不是独子,他还真舍不得古敏去遭那个罪。

    世上大多男子只知道播种等开花结果,殊不知生个孩子多么可怕,柳佘想起来都冷汗直冒。

    这事儿要从半年前说起,古敏跟着他出门游学玩耍,途中却碰到一个被山贼囚禁数年的孕妇,对方好不容易逃出了虎口,但腹中却有七月身孕,根本经不起她这般折腾,半路生产。

    若无人发现,她多半要死在半道。

    古敏帮其生产,柳佘虽不赞同,但也无法拂逆她的意思。

    正是这一次,柳佘亲眼见到女子是如何生育,吓得一整月都没缓过劲儿来。

    孩子那么大的脑袋却从那个地方冒出来,到处都是血,看得他双腿发软……

    “被吓到了?”

    古敏倒是接受良好,她来自未来,小学三年级开始开设相关的生理知识课程,男女都学。

    课程内容不仅仅是男女生理差异、孩子如何受孕分娩,还有个人卫生护理,教授挺全面的。

    人家皇室都说了,性乃天性,并非见不得光,无需避讳。

    尽管学过理论知识,真正帮人接生还是头一回。听说古代女子身体弱,盆骨狭窄,生育风险极大。现代女子就不一样了,几乎每一代都修习练体之术,生育难度和风险都大幅度降低。

    不说别的,光是这一项就要将宸帝捧上天了。

    简直是女性之友!

    柳佘苍白着脸道,“你以后也会这般?”

    古敏道,“嗯。”

    柳佘的脸更难看了,走路都在打飘。

    成婚头一年还盼着早早生两个孩子,如今却惶恐起来,满脑子都是各种难产血崩的念头。

    缘分便是这么奇妙,柳佘盼着孩子的时候,一直没动静,他不想要了,孩子居然来了。

    “虽说有了孩子是个喜事儿,但你也不用喜昏过去吧?”

    柳佘唇瓣翕动,半晌也憋不出一句话。

    犹豫数天,柳佘说了一句让古敏想要打死他的话。

    “孩子,要不就不要了?”

    古敏翻了个白眼,“我不要你也行?”

    柳佘道,“阿敏,我是说真的!这几日总做梦你血崩难缠,我都快撑不住了。”

    古敏叹道,“你就不能念我点儿好?什么难产血崩,这事儿根本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古敏本以为是心心念念的宸帝,结果却是个男孩儿。

    她的顺风顺水的人生也从这里开始慢慢走下坡路。

    古敏发现了一个穿越者,一个对她怀揣极大恶意的穿越者,本以为避开了就能相安无事,但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有的时候,她无意搅动风雨,奈何敌人却不依不饶,置她于死地。

    最让古敏惊恐的是,对方似乎不是冲着她来的,而是冲着未来宸帝来的!

    几次冲突矛盾,那人虽没有真正做出伤害人的事情,但古敏仍旧瞧得心惊肉跳。

    很快,这个预感被证实了。

    某一日,古敏待在家中处理繁琐杂务,倏地接到一个可怕的噩耗,伺候儿子的奶娘午睡刚醒却发现屋内的小郎君不见了!要知道这个孩子也才两岁出头,走路稳当但却不快,屋外还有侍女伺候,孩子怎么可能凭空不见?古敏听得心惊肉跳,慌忙去寻儿子,结果半道遭伏击。

    “仲、仲卿……”

    古敏费劲儿睁开眼,头疼欲裂,似乎有人徒手将她的脑子向两旁撕扯一般,喉间泛着恶心。

    柳佘的眼底是青黑一片,双目布满血丝,满面胡茬瞧着格外憔悴。

    他含泪哆嗦地道,“阿敏……你终于醒过来了……”

    柳佘从未这般绝望过,两个巨大的打击从同一日降临在他身上。

    两岁儿子失踪了,妻子浑身浴血丢在偏院,险些没救过来。

    古敏缓了好一会儿,脑海中闪现零零散散的记忆。

    她记得儿子丢了,自己慌忙去寻却……却碰见了王惠筠?

    王惠筠!!!

    那个被穿越女占据身体的闺蜜手帕交!

    古敏猛然惊醒,抓着柳佘的手道,“儿子呢?”

    柳佘道,“还未寻着……”

    话音刚落,儿子的奶娘脚步慌忙地跑了过来,哐得一声推开了门,哭嚎道,“找到大郎了!”

    找打了?

    古敏先是一喜,瞧见奶娘的反应又心下咯噔。

    找到孩子是好事啊,为何她会哭?

    “带我去见大郎。”

    古敏一掀被子,踉跄着起身,一颗心仿佛沉到了冰冷刺骨的深海。

    孩子在一个荒废的偏僻院落被找到了,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小腿肚又青又肿,浑身冰凉僵硬。古敏几乎发了疯一般推开侍女仆从,一把抢过双目闭合的孩子的尸体,哭死了过去。

    根据医师检查,孩子应该是贪玩来到了小院却被此处盘踞的五步蛇咬了,不治而死。

    古敏哪里肯信?

    孩子只有两岁,周遭有侍女奶娘看守,他怎么走个几千米去那么偏僻的地方被蛇咬?

    “一定是她!一定是那个女人做的!”

    那个占了王惠筠身体,暗算了谢谦夫子的毒妇!

    不知对方身怀什么本事,不仅能打伤古敏,还神不知鬼不觉带走了孩子将其毒死。

    古敏几乎要冲入皇宫找那个毒妇算账,结果却被柳佘硬生生拉住了。

    “我没了孩子,我不能再没了你!”

    古敏提着柳佘的衣领,咬牙切齿道,“那我儿子就这么白死了?”

    “会有机会!一定会有机会报仇,我们从长计议。阿敏,你要冷静下来,才能替大郎报仇!”

    从这之后,古敏的身体慢慢坏了起来,时不时还会生病,旁人都说古敏是因为痛失爱子,遭受打击太大,不过古敏却觉得不是这样——她身体变差绝对与那日的袭击有关!

    事实也正是如此,她身体变差,不仅是因为长子,最重要是被穿越女用了搜魂之术。柳佘也从这时候进入官场,外人看来,这对夫妇似乎从悲恸中走出来了,但两人却知道并没有。

    两年一晃而过,东庆发生了不少事情,古敏却无心去理。

    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十月之后,经历一天一夜,险些难产的情况下生下一对儿女。

    这对龙凤胎生得白胖可爱,他们一笑就会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

    “侄子侄女真是聪慧可爱,瞧着机灵极了。”

    抓周宴上,大兄柳伋瞧着一对侄儿侄女,笑着赞了一句。

    古敏却怔在了原地。

    聪慧、可爱、机灵?

    她蓦地将视线投向女儿,一股冷意从脚底板蔓延到了头顶。

    抓周宴过后不久,古敏寻了借口带着女儿去上佛寺见了尘大师。

    一番检查,了尘的面色瞧着不是很好。

    因为这个女婴的魂魄是完整的,双眸清澈灵动,刚满周岁就能清晰喊出“阿父”、“阿母”。

    不知二人谈了什么,古敏面色死寂地带着孩子离开,回了一趟琅琊郡见了渊镜先生。

    “淳安,我求求你想想办法……难道就不能两全其美吗?”

    古敏抱着熟睡的女儿,神情崩溃,眼底写满绝望。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也无能为力——”

    渊镜先生很无奈。

    古敏失控大哭,动静将怀中的女儿也惊醒了,母女两个哭得惨兮兮的。

    她以为女儿是痴呆无魂,未来这具身体将会迎来一抹强大的魂魄,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新生。

    结果呢?

    女儿生来就有完整的魂魄!

    这意味着这个女儿是崭新的生命,更是她古敏的女儿。

    她怎么能接受她养了女儿十二年之后,她被另一个命中注定的魂魄占了身体?

    若是不这么做,该建立的姜朝不复存在,本该早早结束的乱世还会延续。

    乱世多延***,便会多出数不清的孤魂野鬼。

    哪怕天下分分合合终归一统,但建立的王朝不是姜朝啊。

    “兴许……宸帝另有其人呢……”

    古敏怀揣着这个念头回了河间郡,但了尘大师却打消了她的美梦。

    她怀中的孩子是早夭面相,活不过十二岁,人生轨迹会在这一年驶向不可预知的未来。

    老天爷大概是瞧古敏前半生过得太痛快了,这会儿连本带利找她讨债。

    她忐忑将孩子抚养到四岁,腹中又有了一个小生命,眼瞧着即将临盆。

    正当她以为阴霾即将散去,悲剧再度降临。

    这一年春节刚过,河间郡的积雪还未彻底消融,嫡次子不慎掉入池塘溺毙。

    等柳佘收到消息赶回来,只看到女儿坐在池塘边用小手轻拍古敏纤瘦的肩膀,古敏则跪在地上,双目无神地抱着一团湿漉漉的东西。柳佘一瞧这个阵仗,惊得双腿一软,摔下了长廊。

    “阿敏?”

    古敏身边除了嫡女,仆妇丫头没一个敢上前劝慰。

    半晌,天色昏暗下来。

    冷风一吹,古敏才回了点儿神,双目早就哭得没了泪水。

    “我连二郎都没保住……可他不可能到池塘耍玩……”

    众人皆知,这个孩子生来怕水,去哪里玩耍都不可能来池塘附近。

    柳佘发现这点,早就派人将府中的池塘都填没了,没想到孩子却在另一处地方溺毙。

    古敏强撑着办完孩子丧事,过于疲倦又早产生下瘦弱的幼子,曾经康健的身体彻底垮下来。

    她以为下毒手的人是对她和宸帝有恶意的穿越女,忍痛对外说病逝落水的是嫡女,试图瞒天过海。古敏很担心,按照那个穿越女的凶残程度,怕是女儿连十二岁都活不过去。有心报复却又无能力为,这种情绪让她始终不曾痛快。

    不仅担心外来伤害,她更担心历史的自我纠正,担心幼子也逃不过去。

    郁结于心,病得更严重了。

    柳佘表妹白蝶见状,主动留下来照顾病重的古敏。

    偶尔陪她说说话,解解闷,试图开解她。

    饶是如此,古敏的情况还是一日坏过一日。

    古敏隐隐有感觉,自己怕是活不久了,干脆和柳佘坦白了一切,甚至扯出了一体双魂的谎言,将自己所知的东西都记了下来留给柳佘。若是可以,她希望柳佘能活得好好的,千万别再重复历史上的结局。

    春日刚过,盛夏未至,她的人生开始进入倒计时。

    谁也想不到,古敏的陪嫁丫鬟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丫鬟生性机灵,古敏极其喜欢,做主帮她谋了一桩好亲事,一家子都在府上当差。得知丫鬟过来,古敏以为她也是来开解自己,不曾想她居然说了一个堪称晴天霹雳的消息。

    长子被毒蛇毒死的时候,丫鬟曾见柳佘从那个荒芜院落的方向过来。

    她本是要去那里找寻大郎君,结果被柳佘支开。

    后来大郎早夭,丫鬟也没怀疑柳佘下毒手,没凭没证的,说出来破坏主家夫妇的感情。二郎溺毙池塘这事儿,她似乎也见过柳佘的身影,结果柳佘却是从府衙回来的,实在蹊跷。

    古敏的眼睛睁得极大,瘦可见骨的双手抓着被褥,呼吸急促紊乱,满面的不可置信。

    这一夜,古敏病逝。

    无人知晓这对旁人眼中恩爱的夫妻曾爆发一场争吵,古敏被深爱的丈夫扼着喉咙掐死。

    等古敏没了动静,柳佘面色狰狞地松开了手,眼底充斥着戾气,没有平日的温和宽厚。

    他手一拂,死状狼狈狰狞的古敏恢复成了病弱苍白的模样,仿佛她只是睡了一觉。

    “柳佘”狞笑一声,喃喃自语,仿佛在警告什么人。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试图反抗我的下场。”

    所谓的柳佘只是他分裂出来的七情六欲。

    不过是个连生命都算不上的东西,居然一而再再而三试图反抗他?

    连失两子还不吃教训!

    这个叫古敏的愚蠢女人也是,居然作死试图挑战他的底线,真是该死!

    话音刚落,柳佘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抽搐,陷入了沉睡。

    第二日,古敏病逝的消息传了出去,外界传闻柳佘大受打击,一病不起。

    这之后风云变幻,一眨眼便是数年。

    历史的车轱辘悠悠向前,朝着未知的方向驶去。

    话说另一边,因为缺氧而陷入黑暗的古敏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意识即将丧失的空档,一段段陌生的景象突兀浮现。她看到一身西装的斯文败类“柳佘”与姜琛在校门口说了好些话,最后还伸出手递给姜琛一枚阴阳鱼玉佩,古敏忍不住大声喊叫,试图让姜琛远离“柳佘”。

    这畜牲不是个好东西!

    激动之下,一股新鲜空气争先恐后地灌入胸腔。

    她贪婪地呼吸,蓦地睁开双眸。

    眼前的场景熟悉又陌生,寝室的雪白天花板在她眼前放大,无数记忆将她大脑填满。

    “九星连珠?”

    古敏爬下床铺,瞧了一眼窗外的夜空,心中咯噔一下。

    慌忙掏出手机,给姜琛打了个电话。

    “琛琛——你在哪里?”

    古敏的声音听着惊慌失措。

    知道姜琛在校门口,古敏骑着单车就过去了,没想到还见到个“老熟人”。

    她意识涣散那会儿看到的就是姜琛与柳佘在说些什么。

    新仇旧恨、爱恨交加,逼得古敏失去了理智,上前便给了柳佘一巴掌。回想前后两世,她发现此柳佘就是彼柳佘,做出了这么恶心的事情,这个男人还敢在她面前出现?

    “柳佘!”爆了粗口,“可去尼玛的!”

    “阿敏?”

    柳佘不怒反笑,似乎被莫名甩了巴掌的人不是他。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愉悦,倘若有背景,必是百花齐放。

    “你还是人吗?”古敏怒气之大,额头青筋都暴起了,表情有几分狰狞,“你把这破玉佩给琛琛想干嘛?哄骗她带到陵墓想干嘛?你肚子里又算计什么东西?说啊!别装聋作哑!”

    柳佘苦笑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信不信?”

    “这话跟鬼说吧!”古敏怒道,“我如果再信你半句鬼话,我古敏两个字倒过来写!”

    姜琛看着事态变化,脑子险些没转过弯来。

    敏敏什么时候和柳佘教授这么熟稔了?

    归根结底还是家事,古敏在柳佘的建议和恳求下去他的公寓继续交谈。

    “那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古敏笑了,是冷笑,她道,“你又想搬出什么鬼话骗我?”

    什么不是他做的?

    这货掐死她之前,什么都交代了!

    大郎是他用毒蛇咬死的,看着咽气的,二郎是他亲手摁在池塘溺毙断气的!

    两个孩子,都是他骨肉,他究竟为何要下这个毒手?

    “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番?大概三分钟。”

    “行!跪着解释。”

    古敏怒极反笑,她倒要听听,这个畜牲一样的男人还能说出什么洗白的话。

    从柳佘口中,古敏听到了另一个故事。

    柳佘不是人,他是一个系统分离出来的感情,相对独立却又不能完全独立。

    “你说……大郎二郎乃至我的死,全都是所谓本体趁你不注意附身干的?”

    古敏也曾猜过,但只是怀疑柳佘人格分裂。

    可从未怀疑过柳佘不是人。

    柳佘怔怔看着自己的双手,黯然道,“是。”

    古敏冷笑一声。

    “你可真会推卸责任,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连篇鬼话?”

    半个小时之前,她刚刚被“柳佘”用手掐死。

    现在告诉她,杀她的人不是本人?

    逗呢?

    真以为她爱这人爱得死去活来,连最基本的原则都没了?

    柳佘苦笑,“本就不敢奢望你相信。”

    古敏讥诮道,“我也不可能原谅你。”

    她起身准备离开这个让她感觉窒息的地方,柳佘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腕。

    “做什么?”

    柳佘唇瓣翕动,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我知道你厌恶我,恨不得我这就人间蒸发了,不过……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

    古敏的情绪像是火药桶一样炸了。

    “你还有脸跟我提孩子!柳仲卿,你太让我恶心了!”

    柳佘却拉着她的手,将她强行拖进了某个房间,房间内的装饰让古敏忘了暴怒。

    “这是什么?”

    柳佘松开手,抱起了一只造型奇特的“玻璃桶”,里面飘浮着三团微弱的蓝色光团。

    “魂魄,三个孩子的魂魄。大郎二郎和我们的女儿‘柳羲’。柳昭那个孩子,他那一辈子过得很好,没什么遗憾的,便让他转世去了。可这三个孩子,希望能赋予他们新的人生,由我们看护着他们重新看看这世界。”他露出一丝浅笑,这三个孩子的魂魄也是支撑他等待百余年的动力,他找了古敏好久好久,从看着她出生到长大,一直隐在暗处不敢现身,直到她成了他熟悉的“古敏”,他才觉得看不见尽头的等待有了结局,“我与你口中的那位宸帝做了一笔交易,她助我寻到这三团魂魄,让我来见你,作为代价……我要帮她做完一件事情……”

    古敏双手抵在透明的玻璃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三缕或强或弱的情绪传了过来,极为温暖,让她莫名地红了眼眶。

    隐隐的,仿佛有稚嫩的声音在她耳边呼唤。

    “他们……只能这样?”

    古敏暴躁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满心满眼只有眼前的光团。

    柳佘道,“不是,还有机会活过来……我们可以做试管婴儿,让他们转世重生,他们还会是我们的孩子。”

    古敏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半晌才问,“代价?代价是什么?你答应了宸帝什么?”

    柳佘笑道,“一件小事。”

    “小事?”

    古敏不太信,她现在不信柳佘说的每一句话。

    他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要细细斟酌再三。

    “对。”柳佘笑道,“一件小事,微不足道的小事。”

    与古敏、孩子相比,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是系统的七情六欲,本身就是系统的一部分。

    姜芃姬要搜集整个系统完善那把刀,柳佘逃不过去。

    因为柳佘的特殊性,姜芃姬不能像对付普通子系统一样强行将他吸收融合。

    柳佘便以己身当筹码,与她做了一笔交易。

    【我陪古敏过一世,等她寿终正寝,我会自尽回归刀身,如何?】

    他与古敏有三世之约。

    如今却只能陪她一世,听着很遗憾,但对于如今的柳佘而言,足矣。

    柳佘了解古敏,更知道她的心哪处最软。

    追根究底,他也是受害者。

    古敏冷静下来不会将气撒在他身上,为了三个孩子也会原谅他。

    柳佘的算盘打得很周全,他在百余年的岁月中演算了无数遍,将她的每一个反应、每一个举动都算计得清清楚楚,如何应对更是了然于胸。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如他所料——

    柳佘第二天就被古敏拖着去领证了,因为不想孩子担负着非婚生的名头。

    领证之后就是去医院做试管前的准备……

    “这也太快了,而且……我觉得我们这个年纪也没必要做试管。”

    “你还想碰我?”古敏冷笑着问他,“你现在可是我的老师!”

    师徒岂可结合?

    柳佘:“……”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哦。

    古敏也想到这层,有些头疼得扶额。她的专业成绩本就不怎么样,待在古代活了二十多年,最后连手机怎么打字都忘了,要不是柳佘这货给她开小灶开后门兜着,她怕是早露馅儿了。

    最头疼的是说话习惯,姜琛不止一次怀疑古敏。

    若非古敏还记得二人之间的小秘密,她还真兜不住。

    二人关系真正缓和是从古敏怀孕之后。

    当她看到试孕棒的两条杠,直接躲在女厕哭了起来。

    姜琛看到她脸上的泪,手中的试孕棒,直接去找柳佘battle。

    若非古敏阻拦,柳佘又拿出随身的结婚证,这两人怕是能一边打一边将郊外别墅都拆了。

    姜琛狐疑,“真不是他强迫你?”

    古敏道,“不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比较复杂……这是我自愿的,只是……琛琛,等我整理好,我再告诉你,好吗?”

    姜琛瞧着柳佘,上下打量道,“这人不怎么正派,你可仔细考虑好了。”

    柳佘:“???”

    他不正派?

    姜家的崽子,你再说一遍!!!

    古敏噗嗤一笑,“我知道,他要是有一点儿不好,我会亲自废了他!”

    柳佘信誓旦旦道,“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他们要好好过好这一世的!

    柳佘搞定了这一世的岳父岳母,挽回了古敏的心,看着三个小家伙躺在婴儿床的模样傻笑。

    可他千算万算,还是忘了一件事儿。

    “宸帝陵墓是你炸的?”

    柳佘:“……”

    onelove!!!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