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繁体版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真不是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夺舍了?”

    古敏啧啧称奇,当初的纨绔小少爷居然真的改邪归正了,瞧瞧他如今的气质,真有几分绝世佳公子的派头。若非亲眼所见,她真以为柳佘被什么东西夺舍了。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柳佘简直哭笑不得。

    他知道古敏脑子有问题,没想到她的问题这么大。

    亏了外头的人都说她是双姝之一,实际上表里不一,对外假把戏,对内才是真性情。

    嗯,他应该就是那个“内”。

    寻常人听到浪子回头,第一反应都是夸赞称奇才是,唯独她是怀疑自个儿被掉包了。

    “自然不是。”

    柳佘望着她,眸光也软了几分,看得古敏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你别这么瞧着我,怪不习惯的。”古敏问道,“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还打算求娶我。”

    柳佘眸色暗淡两分,无奈道,“为何你不为所动?”

    古敏是个老实人,不想拖着柳佘,更别说柳佘还改邪归正了,耽误他人青春太绿茶。

    “怎么说呢,倒也不是不为所动。”古敏给柳佘小小挽尊一下,这才进入正题,“很多人都是口头承诺,真正付诸实践的人太少。你在两年内有这么大变化,可见你也是真正下了狠心的。说句不要脸的话,我心里其实有几分得意。不过,我不能强迫自己接受不喜欢的人。”

    古敏并非爱情至上的恋爱脑,但也不是缺爱的小白菜啊。

    若是成婚,必然会在门当户对的前提下找一个看得顺眼的男人。

    谁都有可能成为考虑对象,唯独柳佘是不可能的。

    他是宸帝之父!

    他合该娶了古蓁生下未来的天下之主,古敏不想为了私人感情而破坏历史进程。

    不论宸帝这层关系,古蓁是古敏的庶妹,柳佘就是她内定的妹婿,哪有姐姐抢妹夫的?

    因此,古敏十动然拒了。

    柳佘眸光一暗,倒是没有太意外,古敏是不是喜欢他,他能感觉得出来。

    “我能知晓原因么?”

    眼瞎才看上的这段初恋夭折了,总该让他死个明白吧。

    “原因有三个。”古敏斟酌着道,“第一,婚姻讲究门当户对,你我之间……哪怕我应了,父亲母亲那边也是不应的。结局注定了,何苦再浪费力气挣扎呢?第二,我一直以为你喜欢小蓁,将你当做妹婿看待,你却说你喜欢我。第三,我真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

    第一个理由,柳佘没有意外。

    他只是河间柳氏嫡次子,求娶古氏金尊玉贵的嫡女,的确有些异想天开。

    不过,第二第三这两个理由什么鬼!

    柳佘修了两年的好脾气瞬间破功,几乎要忍不住摇晃古敏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着水。

    “你口中的‘小蓁’多大?”柳佘忍不住吐槽道,“那丫头心眼那么多,谁瞧得上她!”

    古敏幽幽瞪了一眼柳佘,手中的佩剑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骂我缺心眼?还有,小蓁多单纯的妹子,怎么就心眼多了?”

    柳佘:“……”

    这是一道标准的送命题。

    “不是,你没有缺心眼。”强烈的求生欲促使柳佘选择转移话题,他道,“嗯,我眼瞎。”

    真是眼瞎了才会看上古敏,一次找虐还不够爽,还打算与她结为连理,一辈子受虐。

    当年被古敏从受惊狂奔的马儿背上救下,从那会儿就开始喜欢,多半是他心脏出了毛病。

    这下轮到古敏无言以对。

    两人相对而坐,大眼瞪小眼,颇有几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

    最后,古敏先败退了。

    离去之时,柳佘喊住她,说道,“你说的理由,如果我能将它们一一克服,你可愿嫁我?”

    古敏没给回答,背后却跟谢谦吐槽柳佘。

    “那小子简直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与他也没多少交集,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喜欢我。”

    她一副不堪甚扰的模样,她的心理年纪都能被人叫老阿姨了,实在不能对鲜嫩的柳佘下嘴。

    谢谦道,“你可得小心了,柳佘这人……不怎么正气,我怕他会使用阴招。”

    不知为何,他总是无法真正喜欢柳佘,总觉得这小子戴着不知多少层虚假面具。

    奈何旁人都对柳佘大家夸赞,让谢谦有些纠结。

    古敏嗤笑道,“得了吧,哪怕改邪归正了,他还是那个怂样,还是个半大少年呢。”

    谢谦眼一斜,用怀疑的模样看了一眼古敏。

    “你对半大少年这个词有所误会。”

    古敏道,“能有什么误会?”

    谢谦说,“寻常士族在柳佘这个年纪,主母都会帮着安排通晓人事的丫鬟了。”

    以目前的社会风气,柳佘也算是个男人了,偏偏年纪比他小的古敏却用男孩儿的眼光看他。

    古敏脑子里立马浮现多年之前看过的狗血宫斗宅斗电视剧。

    “你是说柳佘这小子会胆大包天,趁机对我不轨再派人捉奸,这样我就不得不嫁给他了?”

    谢谦忍不住给可怜娃柳佘说了句好话,“尽管柳佘不怎么正派,但也不是会用这种奸诈小计的恶毒小人。再者……你身为古氏贵女,纵然婚前有一二蓝颜,夫家也不会说什么。”

    时下的风气便是如此,士族贵女开放一些,婚前有个交往甚密的男人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儿。

    哪怕是被人“捉奸”,顶多名声差一些,但也不会差到必须嫁给柳佘的地步。

    古敏道,“啧,那我担心什么?”

    等古敏走了,隔壁雅间的柳佘已经气得将手中的茶碗捏了个碎裂。

    他知道自己在古敏面前印象分很低,万万没想到低到这程度,偏偏又喜爱入骨,脱离不得。

    柳佘也不知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为何就让古敏讨厌了这么多年。

    “真是没出息!”

    柳佘愤怒之下将桌上的茶碗拂了个干净,摔得噼里啪啦响。

    “既然是你说的,这般诋毁我,那可真是……怪不得我了……”

    这恶名总不能白白背了!

    柳佘将指节捏得咯吱咯吱响,原先清澈的双眸似盛了一方深潭,潭下有暗流涌动。

    搁在外人看来,柳佘这些年进步算得上抱着火箭窜上天,但娶古敏还是痴心妄想。

    不过柳佘知道做到这点并不难。

    因此,当古氏答应柳氏上府提亲的时候,纷纷惊得跌了下巴。

    古敏是最惊愕的。

    这怎么可能?

    她嫁给柳佘,那么属于柳佘与古蓁的女儿宸帝该怎么办?

    按照历史的惯性,难不成还要等婚后,小姨子和姐夫勾搭成奸、暗结珠胎不成?

    真当她古敏是织帽子的?

    “父亲、母亲,这婚事恕女儿无法答应!”

    古敏投了反对票,这才发现父母的神情也有些不情愿,母亲更是一脸郁结之色。

    “柳佘!柳仲卿,滚出来,你小子要不要脸,要不要命了!”

    古敏问清了缘由,怒火中烧,提着剑便夜访柳佘下榻地方,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何这么红。

    柳佘正点着蜡烛苦读,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两三年,每日都要学习至深更半夜才能睡。

    实在是困得极了,脑海便浮现古敏嫁与他人为妻的画面,顿时惊醒过来。

    他比正常人迟了七八年才开窍,想要追上他们甚至反超他们,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

    因此,他每日睡眠仅有两个时辰。

    知晓古氏答应了提亲,柳佘的心情上佳,因此多读了两卷,恰好碰上古敏来算账。

    “深更半夜的,若是让人瞧见你与我幽会于此,怕是浑身张满嘴都说不清了。”柳佘起身给她开了窗,看着她提剑跳进来,转身给她沏了一杯茶,“喝口茶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古敏接过他的茶,一口喝了干净,眼睛瞪得可圆了。

    “你可真是小人!”

    柳佘无辜眨眼,“我哪里小人了?”

    古敏道,“你居然连同神棍诓骗父亲母亲,哄得他们答应了这桩婚事,你亏不亏心?”

    柳佘的办法就是让大师出面批命,他再向未来岳父岳母表了无数决心,允诺极大的筹码,这才勉强说动二位答应。古敏听到这些,第一反应就是柳佘这纨绔又皮痒了,让她抻一抻!

    “诓骗?”柳佘道,“河间的了尘大师,旌阳的玄惠元君,汉承的胥恩道君皆能作证。”

    一位高人的分量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柳佘又多请了几位。

    巧的是古敏命格奇特,无需柳佘如何游说恳求,三位高人便都给出了柳佘想要的批命。

    古敏仍是气得不行,特想暴打柳佘一顿。

    “我心悦于你,那是男子待女子之情,你怎么就是不肯开窍呢?”

    古敏道,“你和我没有缘分。”

    柳佘沉了脸色,反问她,“那我该与谁有缘分?古蓁吗?我心悦的是你,为何你总要将古蓁拉出来当盾牌?当年你就该任由我被惊马摔死,谁料你救了我,如今想我放手也不可能。”

    古敏赌气将佩剑掷在地上。

    柳佘又道,“我许久之前便想问你了,你到底透过我看了谁?”

    古敏心中一惊,下意识道,“什么?”

    柳佘道,“你在透着我看另一人!我们从小相识,我虽然顽劣了几年,但也收心刻苦读书,求着上进。周遭亲眷皆是欣慰,唯独你——你似乎认定我改不好,望向我的眼神总带着让我不解的厌恶。扪心自问,除了当年初见对你冒犯,之后也好好道歉了,影响不该这么深远……”

    这些话当然是半真半假,柳佘不过是为了诓古敏,谁料真让他试探出了一部分真相。

    古敏道,“我、我当年回魂之后,忘了以前的事情,但又隐隐记得什么……之后几年,我接连做了好些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男人叫柳佘,他是我的妹婿,扶不上墙的烂人!妹妹被这人伤透了心,数次归家与我哭诉。我如此重视妹妹,怎么可能对这么一个男人有好脸色?”

    柳佘听了惊诧极了。

    “我、我……因为这么一个梦,无辜遭你数年恶待?”

    古敏之前的话都是编的,半真半假,其实就是为了让柳佘放弃退婚,但又有些心虚,“我那会儿年纪小,哪分得清现实梦境?只觉得你与那个可恶的柳佘一模一样,恨屋及乌了呗。”

    “梦境是梦境,现实是现实,我是那般人么?”柳佘顿时委屈极了,他知道古敏的脾性,一向吃软不吃硬,你冲她横,她能比你更横,你对她软,她就硬气不起来,“你这样不公平。”

    古敏果然心软了,她见不得奶萌奶萌的少年可怜巴巴的眼神。

    哪怕知道柳佘是历史留名的大渣男,她还是硬不起心肠。

    “你难道不能给我个机会?”柳佘极力劝服古敏,“你我好歹也算是青梅竹马吧,彼此知根知底,日后成婚了,你想怎么过都行。若是嫁给不熟悉的权贵之子,怕是不会这么潇洒了。”

    古敏不为所动。

    她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想搅乱历史让爱豆无法出世。

    “你不懂,我有自己的理由。”

    古敏很惆怅,但又不能透露真相,郁闷死了。

    柳佘瘪嘴道,“你莫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例如那个谢谦?听说你与他走得近……”

    古敏嗤笑一声,挖苦道,“你看我像是喜欢养儿子的人?”

    柳佘诧异,“儿子?”

    谢少和知道还不得发飙?

    劳资把你当兄弟姐妹,你居然想当劳资的娘?

    “你也是一样,毛都没长齐还想娶我!”

    柳佘翻了个白眼,作势要解开腰束,吓得古敏从地上跳起来,一蹦三尺高。

    “你干嘛?”

    柳佘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让你看看我毛长齐了没有。”

    古敏长这么大,居然被个十来岁的毛孩子调戏了,不由得啐了一口。

    “呸!不正经的流氓!”

    被柳佘这么一打岔,古敏翻窗走人,居然也忘了今夜夜访的真正目的,柳佘可没答应退婚。

    等古敏回去反应过来,她一拍脑门,郁闷得不行。

    柳佘是个殷勤人,时不时上府拜访经未来岳父,顺利将不情不愿的二老哄开心。

    那副少年怀春的模样看得古敏后槽牙都疼了。

    “我就不信屁点大的孩子懂什么感情。”古敏又一次逃家跟谢谦喝酒,忍不住跟这位男闺蜜吐槽柳佘的奇葩举动,“我与他接触也不多,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喜欢,听着就不可靠。”

    谢谦冷嘲热讽道,“不靠谱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古敏无辜道,“我怎么了?”

    谢谦憋气摇头,古敏怕是不知道,暗中恋慕她的人可不少。

    男女对半分,真是祸害人。

    文人士子举行雅集诗会,不仅有论文环节,还有比武项目,古敏次次都能拔得头筹。

    关键这货参加雅集喜欢穿男装,相貌英气隽秀,居然比那些花拳绣腿的士子有魅力得多。

    时下风气开放,不仅男子流行断袖,女子也有磨镜之趣。

    据谢谦所知,的确有不少眼瞎贵女将宝贵芳心落在古敏身上。

    偏偏古敏是个直女,凭实力单身的典范,根本不开窍。

    柳佘那么热情奔放都在她跟前撞了个头破血流,更别说那些含蓄的女子了。

    思及此,谢谦道,“两家都过了明路了,你不妨试一试接受柳佘,尽管……他不怎么样。”

    古敏后悔有这么一个损友了。

    “他不怎么样你还劝我接受他,谢少和,你变了。”

    古敏以为自己能让柳佘知难而退,谁料她自个儿先把持不住了。

    这事还要从古宅大火说起——

    正逢干旱少雨的炎热夏季,今年的琅琊郡比往年都要热得多,城外的河水都干涸了。

    古代建筑多以木材为主,一到这个季节便容易发生火灾。

    这一日,古敏与几个闺中手帕交在古宅办了一场荔枝宴。

    荔枝宴的荔枝是晚熟品种,果核小,果肉多,将摘下的荔枝放在井水中,吃着凉中带甜。

    今年荔枝比较多,古敏派人又多摘了几篮让手帕交带回去,顺便让人给柳佘也捎了一篮。

    “阿姐还说对柳仲卿无意,分明是将人放在心尖尖儿了。”

    古蓁似乎被古敏养成了狡黠性格,不仅人开朗了,胆子也大了,连嫡姐都敢打趣。

    古敏望着古蓁神情带着几分无奈。

    这傻妹子呦,命中的真龙天子都要变成姐夫了,她居然还笑得出来,古敏都要愁死了。

    若非顾念古氏这么多年的养育,逃婚会对家族造成声誉打击,她都想逃婚毁约了。

    古蓁又道,“这柳仲卿真是越发出息了,前几日几位大儒都对他给予极高的肯定呢。”

    古敏没好气地将荔枝拨开,夹起果肉塞进古蓁嘴里,没好气道,“这么多好吃的都塞不住你的嘴。你到底是我的亲妹子还是柳佘的亲妹子,天天给他说好话,他给你塞了多大红封?”

    古蓁掩帕笑道,“阿姐,你能觅得良胥,小妹也是开心呀。”

    “开心什么呀——”古敏道,“这柳佘,本来阿姐是想说给你的,现在都被他搅和了。”

    古蓁听了露出错愕神情,仿佛石化一般。

    古敏也是心大,亦或者说她这些年将古蓁当做女儿养大的,没怎么设防。

    “当年便请高人看过八字了,高人说他与你有一段金玉良缘,我原先还是不答应的,毕竟他是个纨绔,谁愿意将妹子推入火坑的?”古敏叹息着絮叨,没注意古蓁复杂的神情,“后来啊,柳佘下了决心要改好,浪子回头也算珍贵。如今人又上进,倒是配得上我家妹子了。”

    古蓁这才白着脸道,“阿姐,你说什么呢?他可是小妹的未来姐夫了。”

    古敏道,“所以才说柳佘是根搅*棍。”

    他喜欢真正的cp不行嘛,干嘛专门盯着她?

    殊不知,古蓁暗中将帕子拧成了一团。

    她很久之前便撺掇着古敏和柳佘亲近彼此,屡屡给柳佘打助攻,自然有自己的私心。

    谁想到柳佘会浪子回头,如今除了出身还差了些,其他方面在同龄人中都算拔尖。

    当然,如今的柳佘配她这个古氏庶女也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

    柳佘与古敏有婚约了。

    “阿姐真不喜柳仲卿?”古蓁为难地问她,“既然如此,为何不说明白了呢?”

    古敏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叹道,“我哪里没说明白,但柳佘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如今父亲母亲又都应了婚事,断不可能轻易解除,不然两家可就彻底没脸还结仇了。”

    她都义正辞严拒绝多少回了?

    甚至连——你得到我的人没用,你得不到我的心——这样狗血的话都说过。

    结果柳佘更皮!

    【哼,我要你的心做什么,要你的人就够了。】

    呸!

    死色胚!

    为了将柳佘古蓁这对历史cp凑一块儿,她真用尽了洪荒之力啊!

    古敏叹道,“阿姐再想想办法——”

    她只是个历史都没名字的炮灰,横在宸帝父母之间,她真怕历史惯性让她英年早逝了。

    虽说那位柳佘教授考据说古敏才是宸帝之母,可皇室都没认的事儿,她怎么会信?

    下午还信誓旦旦说要让柳佘趁早死心,晚上就打脸了。

    古敏最近睡眠不好,总要喝过助眠的宁神汤才能安稳睡下,因此后半夜睡得比较死。

    谁晓得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

    “走水啦——”

    某个侍女在深夜祭奠先祖,因为担心被抓住,祭奠之后就匆匆离开,未将点燃的香熄灭。

    偏偏就是那么几根香,不慎点燃了堆积的柴火。

    古敏的院落离得近,最先遭难,恰逢有夜风助燃,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柳佘听到动静急忙赶来,第一时间询问古敏的下落,这时候众人才发现她不在。

    “你们、你们怎么伺候大娘子的!”

    柳佘简直要被这些侍女气死。

    古敏这么多年没对侍女有过红脸,时不时就赏赐,从未说过一句重话。

    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主人?

    这些白眼狼倒是好,一个一个只顾着自己,居然连大娘子没有冲出火场都不知道!

    柳佘蛮横抢了薄被和家丁手中的水桶,再将自己从头到脚淋湿,二话不说冲了进去。

    此时,火势烧红了半边天,众人只能看到冲天而起的橘红火光。

    不知为何,柳佘却有一个强烈的念头——

    自己冲进去一定不会死,古敏也一定还活着!

    说来也蹊跷,古敏居然还睡得好好的,床榻附近还未彻底燃起。

    “这会儿都睡着——”

    柳佘顾不上生气,将湿掉的薄被裹着古敏,一手将人拦腰抱起。

    兴许是动静太大了,古敏悠悠转醒,顿时被周遭景象吓了一跳。

    “柳仲卿?”

    “咳咳——别说话——”

    大火烧得很旺,不过二人幸运爆表,侥幸从阎王那边捡回性命。他们刚冲出来,被火舌缠绕的房梁才不堪重负砸了下来。若是二人再迟一步,怕是要双双被房梁砸死,葬身火海。

    古敏好半晌才从宁神汤的后劲儿中清醒过来,她望着火海中的闺房,脸色煞白。

    刚才——

    差点儿就要在睡梦中被大火烧死了!

    她来到古代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大的火灾。

    偏偏是她与柳佘订婚后的一月,莫非——

    历史惯性试图纠正她这个插手宸帝父母的bug?

    古敏吓得浑身一颤,柳佘不顾自己的狼狈,将她抱紧,温声安抚。

    “柳仲卿,你刚才是不要命了?”古敏压下内心的猜测和后怕,扭头见柳佘的长发都被烧了一半,衣袖、衣摆也被火舌添了个干净,心中滋味万千,抑制不住地道,“你差点儿死了!”

    “我要是不进去,你就是真死了。”柳佘用手将发梢的火苗掐灭,苦笑道,“死就死,好歹跟你死一块,好歹也算完成我的执念不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古敏咽下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咬牙道,“还不是你惹来的祸事!”

    柳佘很无辜,“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古敏也委屈,“坏人姻缘,天打雷劈。我这是遭报应了!”

    “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柳佘赞同地点头,“那你嫁我成全这段姻缘,老天爷就不为难你了。”

    【你就是我的天赐良缘!】

    古敏怒了,“跟你说真格的,你还皮!”

    闺房被大火付之一炬,她便搬到了另一个院落。

    距离那场大火过去好些天,她还是没能摆脱这件事情的后遗症,反而越陷越深。

    一直无法专心,耳边还时常想起柳佘信誓旦旦的话,闹得她心律不齐。

    偶尔还会忍不住红脸,莫名觉得柳佘居然也点儿小帅。

    “呸——谁跟这个色坯子天赐良缘了!”

    哪怕外界对柳佘颇有盛赞,古敏眼中他还是那个稳重带皮又欠揍又欠骂的纨绔。

    什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全都是假象,柳佘的嘴巴还是又欠又毒,每次都能将人气个半死。

    为了让柳佘彻底死心,古敏干脆约他去了一趟河间郡上佛寺,拜见了尘大师。

    了尘和尚是真神棍,古敏与他算是忘年交。

    对方也隐隐猜出她身上的秘密,因此古敏与他交友十分放松,不用怕自己哪天露馅儿。

    柳佘被沙弥带到一旁玩泥巴,古敏一脸苦恼地跟友人说了自己的难处。

    “柳仲卿这臭不要脸的居然打着你的名号诓骗我的父母,哄得他们答应了婚事,我都愁死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古敏用两手十指比划了一个“十”,郁闷道,“依照我所知的内容,柳佘应该与我那个庶妹有缘分的,结果却看上了我,难道是因为我影响了历史?”

    了尘大师捻着佛珠,微笑静听小友的心事。

    古敏为难地蹙眉,“若是这两人没有……啧,你也别光顾着笑啊,你给我参详参详,我该上哪儿弄一个能一统天下九州的宸帝赔给天下百姓?历史要是因此变了,我是罪人啊!”

    了尘道,“顺其自然不好么?”

    古敏严肃道,“不好,若是宸帝不出世,按照我们那边的史学家研究,怕是要再过个千年才能进入那样的盛世太平。姜朝建立三百余年,太平了三百余年,按照我那个时代的情况,只要国家不自己作死,太平还能长长久久延续下去。若是历史变了,不知会多多少亡魂。”

    了尘道,“依照贫僧对你的了解,你对那位柳施主也有情谊,哪怕你没有发觉——”

    “这不重要!”古敏挥手道,“小情小爱有几斤几两,哪里能与整个天下大势相提并论?”

    她有些心烦意乱。

    柳佘死缠烂打,她也不是铁石心肠,多少有些意动,但她不能动心啊。

    最后,她只能怪柳佘没有眼色乱撩人,乖乖顺从历史当他的宸帝之父不好么。

    古敏突然想到什么,郁闷道,“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我就气。你怎么能帮着柳仲卿作伪证,说他与我有什么姻缘,若是二人不成,我怕是活不长久,我父母就是被这个唬住了!”

    了尘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古敏嗤笑,“得了,你在我跟前打过的诳语还少?你信誉破产了,我是一个标点都不信!”

    二人静静对视,古敏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尘仍旧笑得出尘绝世。

    “你别唬我——”古敏白着脸。

    了尘道,“贫僧从不打诳语,兴许——你所知的历史并非全貌。”

    “不可能,皇室可从未承认宸帝之母是别人。”

    “柳施主求到贫僧面前,贫僧暗中为你们二人算过,的确是有一段姻缘。”了尘道,“许久之前,你便说过柳佘之女有位登九五的资质。贫僧也算了算,柳佘的确有这份福气——”

    古敏被他绕昏了,“长话短说,化繁为简,你知道我没你聪明。”

    了尘道,“紫微天降乃是命数,该来便会来,施主何不顺其自然?”

    古敏道,“你说我想多了?”

    了尘盯着她,古敏被他盯得怂了。

    了尘推测道,“你说的那位宸帝,怕也是与你雷同。”

    他仔细算过柳佘的儿女缘,没什么出奇出彩的地方。

    后来,了尘又私底下拜访了另外的友人,友人却算出紫微帝星有异动。

    算算年岁,大概是在柳佘女儿十一二岁的时候。

    结合古敏这个特例,了尘不禁开了个脑洞。

    兴许,那位宸帝并非此界生养而是另一个世界来的。

    “这、这……网络上的确有人猜测宸帝是穿越的。”古敏先是一惊,旋即又睁大了眼,说道,“毕竟,按照皇室给出的资料,宸帝十二岁之前都是士族贵女中的小透明,十二岁之后突然有了无人匹敌的武力,性情大变,杀人跟杀鸡崽儿似的。哪怕有野史说她是偶遇仙人,那也不该变化这么大……了尘,你的意思是……那位宸帝不看父母是谁,她该来就会来?”

    若对方真是穿越者,这跟父母是谁还真没屁关系。

    了尘道,“她与柳佘有父女之缘。”

    换而言之,换一个母亲对这位宸帝的降临没多大影响,只要父亲不是隔壁老王就行。

    古敏:“……”

    三观都碎了!

    了尘笑道,“此事事关天下未来,紫微命数,还请施主慎重考虑。”

    古敏忍不住托腮道,“你确定没有联合柳佘骗我?”

    “出家人不打诳语!”

    古敏道,“如此……倒也不是不能给柳佘一个机会。盲婚哑嫁什么的,还是找个自己熟悉又比较好欺负的人才能将日子过得舒坦。不过一想到柳佘本该是妹婿,我就过不去这个坎。”

    了尘无奈道,“施主怎么知道历史一定是真的?”

    古敏诧异问道,“什么意思?”

    了尘道,“柳佘与古蓁的确有一段夫妻缘分,二人却无子女缘,包括生下来的没生的。贫僧功力虽浅,但这点还是能算出来。如此,你怎么就确定你所知的宸帝一定是古蓁之女?”

    古敏听后面色煞白,了尘又轻飘飘砸下来一个大雷,“贫僧记得你说过,后人考证说宸帝生辰与古蓁嫁给柳佘的时辰不对,这也是那位学者推翻古蓁是生母的有力证据之一。”

    古敏拧眉道,“的确是说过这个,不过除了考据宸帝之母并非古蓁之外,还有另一个推论,野史说古蓁寡居之后不安于室,与陌生男子幽会,这才带着腹中孩子嫁给了柳佘——”

    了尘笑道,“贫僧也说了,孩子应该是柳佘血脉,那么……”

    古敏闻言面色刷得苍白起来。

    如此,孩子生母另有其人。

    饶是古敏反应迟钝,她也明白了尘大师的言外之意。

    这时候,古敏倏地想起穿越前的细节。

    教授柳佘考据宸帝生母是“古敏”的时候,她好奇去网上查了查这个“古敏”的消息。

    记载寥寥无几,仅有的几句还是在野史碑文以及杂谈上弄来的。

    根据这些文字记载,历史上的古敏是个先天痴呆,据教授柳佘考究,先天痴呆是因为生产的时候出来太迟导致胎内缺氧,大脑发育异常迟缓。另外,这个“古敏”的卒年不准,但可以肯定是宸帝降生之后,古蓁嫁给柳佘之前。时间这么敏感,古敏突然觉得很是细思极恐。

    了尘道,“历史是历史,但人在当下,施主不可被它影响。”

    古敏苦笑道,“我再考虑考虑。”

    了尘好奇问她,“倘若宸帝之母真的是‘你’,‘你’当如何?”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多半还是会顺从历史的,毕竟……那个未来真的很美丽,我希望它能尽快到来,让更多人都能享受到那种幸福。我在这个时代生存了这么多年,每多过一天,脑中的念头便强烈一分。”古敏说,“只是,柳佘……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了。”

    哪怕挺有好感,一想起历史上柳佘做得那些事儿,古敏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理智告诉她应该区分对待,但感情上却做不到,这会儿矛盾得很。

    辞别了尘,古敏仍旧有些魂不守舍,柳佘见了又气又怒,忍不住抓紧了她的手腕将她拖到寺庙后院。后院松柏苍苍,一片盎然绿意,蝉鸣嘈杂,但却盖不过柳佘此时的愤怒和难过。

    “古敏,你到底有没有心?”

    古敏心情杂乱,周遭的蝉鸣更让她心烦。

    她没好气地道,“我怎么就没心了?”

    柳佘愤怒地将她的手摁在自己胸口,质问道,“若有心,缘何为了一个梦中的男人,将他的所作所为强行摁在我身上?我是无辜的啊!这颗心有没有告诉你,柳仲卿喜欢的人是谁!”

    面对如此强烈而又直白的表白,饶是古敏两世为人也有些招架不住,更别提她对柳佘也有些情谊。她双颊染上绯红,努力想要将手收回来,但柳佘却不肯,宁愿与她角力也不肯松开。

    古敏尝试了数次,手腕都被柳佘捏肿了,这小子还是不肯撒手,气得她叱骂一声。

    “柳仲卿,你想拧断我的手啊!”

    “我还想打断你的腿。”柳佘沉默了会儿,倏地咬牙道,“这样你就不能离开了。”

    古敏暗道糟糕。

    柳仲卿这是没走上历史既定的渣男之路,反而朝病娇的方向撒丫子跑了?

    病娇就病娇啊,别冲着她。

    “你打不过我。”

    古敏残忍地戳穿这个事实。

    莫说柳仲卿,哪怕是当世顶尖武将顶多只能和她战个平手。

    尽管不知道宸帝流传下来的练体之术起源哪里,但它的确很强劲很变态,网络上还有人猜测宸帝是源于某个高等文明星系,机缘巧合穿越到古代,完美解释历史上留下的种种疑云。

    当然,这些猜测都没什么根据,皇室也一直没做评论。

    古敏亲身穿越之后,她倒是觉得宸帝也是穿越者的可能性很大。

    兴许,她能为对方做些什么。

    “那你杀了我,不然的话,我不会放手。”柳佘几乎是豁出去道,“我们已经订下婚约,如果这样你也不肯嫁我,那你嫁给别人好了。你等着,我不择手段也要让你当一辈子的寡妇!”

    凸艹皿艹

    柳仲卿这是病娇得不轻啊!

    “谁教你说这些的?”

    好好一个娃,怎么就黑化病娇成这个鬼样?

    “你逼的!”柳佘理直气壮但又委屈地道,“凭什么因为一个梦中人物就给我判了死刑?明知道我恋慕你,心悦你,喜欢你,你才有恃无恐地拿这个伤害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古敏一向是吃软不吃硬,柳佘强硬她会怼回去,他弱下来,古敏反而心软了。

    这么多年,柳佘早就摸清了套路。

    “这不仅仅只是……”古敏张口欲解释,无意撞上柳佘布满血丝和水汽的眸子,什么话都被她咽了回去,愣了好一会儿,她没好气地道,“瞧什么瞧,回家!当你的新郎官儿去吧!”

    古敏不知道历史上的柳佘除了渣男标签,有什么具体形象,但她知道眼前这个柳佘性情执拗又说到做到。她要不收了这只在黑化边缘不断试探的小妖精,这货真能让她当一辈子寡妇。

    想想还是算了,既然嫁给柳佘不影响未来宸帝,她对这小子也有点儿意思,倒不如就这样。

    唯一有些亏欠的就是古蓁了,日后再想办法补偿。

    不过——

    了尘大师的话,让她很是在意。

    倘若柳佘和古蓁确有一段夫妻缘分,那古敏嫁给了柳佘,柳佘又要在什么情况下娶古蓁?

    真像是正史那样,柳佘不安于室和自个儿寡居在家的小姨子狼狈为奸?

    二人齐心协力,给古敏脑袋上种了一片青青草原,还在上面放肆地牧羊骑马?

    柳佘都做好破罐子破摔的准备了。

    没想到古敏临时变卦,居然将他吓懵了。

    古敏抬脚欲走,发现柳佘还傻站在原地。

    “你是打算站在人家寺庙后院化身望妻石啊?”

    她手一拽,柳佘傻不愣登地跟她走,她走他也走,她停他也停,傻愣愣的活像是失了魂。

    “真傻了?”

    古敏喃喃一声,柳佘如梦初醒,紧张得连手往哪里摆都不知道。

    古敏:“……”

    呵,柳佘真是戏精本精了。

    刚才还凑不要脸地黑化病娇威胁她,现在秒切人格,化身懵懂害羞的纯纯少年。

    “你……当真不是人格分裂?”

    柳佘好半晌才从狂喜的情绪中醒过神,诧异道,“人格分裂是何物?”

    “失心疯。”

    “兴许是有的,还不是因为你。”柳佘瘪嘴道,“一会儿绝情如此,一会儿又给人希望……”

    古敏呵呵道,“那我还是继续绝情好了。”

    “不行,你要是绝情,还不如一剑捅死我好了。”柳佘二话不说从身后将她抱住,下巴抵着她肩头道,“当然,哪怕我死了,我也会化身厉鬼,你敢嫁人我就敢让你当一辈子寡妇。”

    古敏:“……”

    我屮艸芔茻!

    大兄弟你多大仇多大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